屍臭

最近,我工作的地區發生了一宗自殺案,據說死者是一名外國租客,業主是他的朋友,眼見他最近工作不順,以低於市價的租金把單位租給他渡過難關,怎料他竟然燒炭自殺,還要一星期後傳出屍臭才被發現,單位頓成凶宅,同層單位亦變成凶層,屍臭味更殘留整整一週,揮之不去。

同層業主當然叫苦連天,而同單位的上下各一層亦慘受牽連,因為同樣拖累到二手樓價,即使放租亦難以租出,畢竟是有命案發生過。

就是在這背景之下,該層單位的其中一位業主急急的來到店內放盤想趁早賣掉單位,而招呼這位業主的正正就是我。

「何生,嗰單位你會唔會畀我哋做獨家,定會放埋喺其他行家度?你會放低條匙定約你開門睇樓?」我慣常的問。

「唔會,我會放埋喺其他行,我搬走咗,所以會留低條匙,你快啲幫我賣出去,我會畀利市。」從何先生的答案中看得出他真的很急著賣掉單位,但凶層要脫手真的不易。

「好,我都希望快啲幫你賣出,你幫我簽埋份委託書,幫你做埋免費網上廣告,之後我會上去影相同拍VR放埋上網。」語畢,遞上我已經準備好的委託書給他,並逐一解釋。

何先生爽快的簽過名後便留下鎖匙,頭也不回的離開,而我也第一時間拿著鎖匙上單位一看究竟。

電梯門還未打開,已經隱隱約約嗅到有一些異味由電梯門的縫隙傳入來,但還未算不能接受。然而,當門打開後,反胃的感覺立刻湧現,即使事先戴著口罩也阻止不了這獨特的屍臭味,這味道我不知道怎形容,腐爛的肉臭味,再加難聞的尿味,夾雜著刺鼻的屎味,還有些不知如何形容的臭味,所有氣味混和在一起,在我人生內,完全找不到可以跟它媲美的氣味,這肯定會成為我此生不能忘記的唯一氣味。

「閃先,遲啲再拍。」這是我當時第一個反應,我完全想像不到這層的住戶要如何面對這惡臭,走廊除了各戶的門、防煙門和電梯門外,根本是完全密閉空間,沒有任何窗戶幫助疏氣,保守估計這惡臭最少要一個月才能散去。

正當我坐言起行,按關門鍵之際,我隱約聽到走廊盡頭傳來類似聖經的誦讀聲︰「……小子們哪!你們是屬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那在你們裡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

「咁奇怪,有神父驅鬼?」出於好奇,我走了出電梯,循著聲音走去,然而等著我的並不是神父,而是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分男士,他一手拿著聖經對著事發單位大聲朗誦,另一手拿著證件向單位步步進迫,而證件綁著的是黃色的頸繩,而他身後有一位女士跟著,但神情凝重,還看得出她正顫抖著,我猜她應該是業主。

補充一下,各地產公司「翻新」的方法各有不同,雖然有些人入行時並不知道,就如我一樣,只跟公司所教去做;但有些人本身已經清楚分別,便會根據自己所擅長或是有興趣的方法去選擇公司。你猜猜紅黃藍綠四大公司會用什麼方法?給你一點提示吧,有中式、西式、印度式甚至泰式,試試自己配對,謎底我暫不揭盅。至於其他小公司會用其他方法,或者找大公司合作,在這我便不一一詳述了,故事繼續。

「原來係行家,睇吓佢有咩符拂先。」於是我站在遠遠的看他表演,始終這是我第一次在電視或電影以外看到用聖經驅鬼,可以看看現實與恐怖片的分別。

他從容不迫的步入單位,口中的唸經聲從未停下,直到他進入單位後,聲音還不斷傳出,只是由聖經章節金句,變成奉主耶穌基督之名的命令,而且越發嚴厲兇惡,好奇心驅使下,我也走到單位前一窺究竟。

「魔鬼撒旦,離開哩間屋,哩間屋係神聖嘅地方,喺主耶穌基督嘅羊住嘅地方,我奉主耶穌基督之名命令你立即離開!」行家站在單位中央,對著空氣大叫。

「吓?乜都無嘅,原來係神棍嚟。」我心裡想,但還是忍不住駐足觀看他怎樣演下去,畢竟他身後正站著疑似業主的人。

原來,這只是暴風雨前夕的安靜,下一秒,單位風雲變色,單位內的燈不斷開開關關,由腐肉和屎尿味混雜而成的屍臭味道越發濃烈。更可怕的是,每次開燈的瞬間,都會看到有個黑影由大門慢慢逼近他們,這黑影起初異常高大,頭上長著角,上身非常強壯,下身對比起來則顯得很瘦削,但隨著逐漸逼近他們,這黑影亦漸漸縮小,慢慢變成一個外國人身形的黑影,最後更變為真正的人,一個外籍男士,一手搭著女士的膊頭,女士嚇得即時彈起尖叫,行家也立即轉身,拿著EA證對著它。

但那外籍男士面對聖經及EA證都沒有表現出害怕,就像正常人般跟女士交談︰「Hey, Rose. It's me, Jack. Don't you remember me?」純正的英國紳士腔,聽著很悅耳,還有,Jack and Rose,真的是註定的愛情故事。

「Jack?」業主Rose女士有點難以相信,但從她的身體語言可以看出,她已經放下戒心︰「You're still alive? The news report said that you had been committed suicide.」說著說著,她開始走近「住客」Jack。

行家見狀,立即捉著業主Rose女士的手,把她強行拉回身後,並怒吼道︰「狡猾嘅魔鬼撒旦,快啲露出你嘅原形,唔好再迷惑人,喺主耶穌基督嘅大能面前,你都係一樣咁無能,快啲離開哩個單位,唔好再扮Jack,我奉主耶穌基督之名命令你立即離開!」

但「住客」Jack沒有退縮,反而繼續走近他們,行家見狀,收起EA證,在褲袋拿出一個小瓶子,有點像實驗室的試管,然後口中唸唸有詞,之後對著Jack邊潑邊大叫︰「在天之父,借你嘅名義消滅我眼前嘅魔鬼撒旦,基督引導我令被邪惡附身嘅靈魂得救,唔再被迷惑,驅逐嗰個邪惡嘅魔鬼撒旦,請主以你嘅名義消滅佢!」

被聖水潑灑之後,Jack顯得很痛苦,不停大叫,還在地上翻滾,更苦苦哀求Rose︰「Help Rose. Please stop. I'm Jack. I'm your Jack, Rose. I'm hurt. Tell him to stop this.」

眼見Jack如此痛苦,Rose立即拉著行家的手令他不能繼續潑灑聖水,雖然行家想甩開她,但怕用力過猛會傷到他的委託人。而正當他們糾纏期間,「住客」Jack立即起身往大門逃走,行家見狀,連忙拿出EA證和頸繩擲向Jack,Jack立即倒地動彈不得,仔細觀看,原來頸繩一端綁著十字架吊墜,三管齊下才把「住客」牢牢鎮著。

到這裡,可能你會有個疑問︰「點解你唔幫手呢?」的確,我出手的話,集二人之力是可以更輕易解決,但這是行規,除非對方要求,否則我不能插手。

「住客」Jack雖然被鎮著,但Rose依然拉著行家不放,不管行家如何解釋勸說、軟硬兼施、恩威並用都不能令Rose接受現實。

「Rose, my baby. Please come to me. Please come with me. We can live together forever.」Jack虛弱的說,但這虛弱的聲音反倒令此說話更具感染力,聽得Rose整個人也融化了,甩開行家的手跑到Jack身旁,替他撥走身上的十字架頸繩,令Jack能再次走動。

「Rose,你唔好中撒旦嘅圈套,你睇真啲,佢唔係真嘅Jack。」行家繼續期望能說服Rose接受現實,可是愛情是令人盲目的,Rose並沒有聽到他的記話,而狡猾的魔鬼撒旦更以Rose作為擋箭牌,抱著她慢慢走到窗邊。

「Rose,come with me. You jump, I jump.」Jack情深的對著Rose說,的確這也挺浪漫的,還神還原了那經典的一幕動作,儘管行家在後面叫得聲嘶力竭,還不斷向他潑灑聖水,但Rose還是踏出了那一步……瞬間空氣靜止了,聲音也停了,「嘭」,是兩、三秒之後再次聽到的聲音,而緊接著的是十分刺耳難聽的笑聲,就像用指甲刮黑板發出的聲音般刺耳。

「可惡嘅魔鬼撒旦,我唔會放過你,主耶穌基督都唔會放過你!神啊,請賜我力量,讓我可以因神,主耶穌基督之名去消滅眼前嘅魔鬼!」語畢,行家雙手和腳板突然流血,滴得滿地都是血,然後衝上前捉著Jack,Jack顯得比之前任何一次更痛苦,連Jack的形態也不能維持,變回一開始時的原形,高大、長角、上身壯下身弱,但接著發生的事是我此生遇過最詭異的。

行家雙手雙腳的血像有生命般慢慢依附在魔鬼身上,成為一個網,這網逐漸收緊收縮,魔鬼被擠壓得痛苦大叫,巨大的身軀被壓得四肢變形、面容扭曲,終成一個球,最後行家就像初號機暴走般,一口吃了它,就在吃下肚的同時,屍臭味也開始驅散。

「喂,你喺度睇咗好耐喇喎,仲唔走一陣就要落口供。」行家雖然沒有看著我,但我知道他是跟我在說話。

「我走咗,邊有人信你Rose係自己跳落去?」我反問。

「唔通你唔走同啲差佬講返啱啱嘅事,佢哋就會信咩?」他以問答問,但不無道理。

「講得啱,咁我走先,我都係行家,日後江湖再見。」說完之後我便以光速返回鋪。

後來我才知,原來他是行內比較有名氣的人,警察也知他的事,因此根本不會被捕,只是這次是他罕有的一次弄出人命,所以循例也被帶回警處問話,但很快也是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