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到有鬼呀

在考牌和和內部試之後,等了應該一個月左右,終於出成績。如我所料,兩個考試也順利過關,我正式成為地產Agent,而且是能夠捉鬼的那一種真•地產Agent,告訴你們一個秘密,要區分那Agent是否具備捉鬼的能力,看他的牌照號碼便會知道,只要是六位數編號入面有疊字,這個便是懂得捉鬼的Agent,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內部試會於同一日考,因為要同時呈報給地產代理監管局。而後來我才知道,鬼的級數總共細分為十一級,S牌跟E牌的分別是S牌應付的是「三房」或以下級數的鬼,而E牌則是應付「四房」或以上級數的鬼,不過這只是籠統的劃分,細分來說,職位也是一個影響因素。還有,鬼我們會稱之為「住客」。

在這段時間過得非常充實,一邊要學捉鬼的知識跟技巧,一邊還要學日常普通的地產Agent工作,所以基本上每日也是在加班中渡過。

在日常的Agent工作當中,最有趣的要數拍影片了,而行內稱之為拍KOL。其實拍KOL也不是什麼新鮮特別的東西,只是順應社會潮流而誕生的產物而已。拍KOL其實一點也不難,只是對著鏡頭介紹樓盤,把自己包裝成樓盤專家,而這些又不需要直播,可以仔細編好台詞、綵排走位以及無限NG和後期製作,所以基本上只要有心便能拍得好。而作為真•地產Agent,拍KOL、拍照、拍VR不是拍拍而已這麼簡單,真正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看看單位有沒有「住客」,要不要「翻新」,「翻新」即是除靈,清除收服單位「住客」的意思。

而在我學習的這段期間,雖然也有帶客看樓簽單,但也算是相安無事,並沒有遇到什麼古怪靈異之事,直到我再次重臨那第一次遇到「住客」的屋苑,再次走進那一個待售的開房式單位。

我選這單位除了是因為它是我第一個去看的樓盤外,還因為它真的很漂亮令我很印象深刻,當然還因為我想再次親眼確認那個「住客」是否真的被大師兄Chris收服了不再存在,畢竟在我心內,我還是想幫助它。

重臨舊地,屋苑依舊漂亮吸引,歐陸式風格的內園很對味,典雅的噴水池仍舊矗立在整個內園的中心不停地噴水,像迷宮般的灌木叢修剪得十分整齊;仿效維多利亞時期設計的大堂還是如此尊貴,牆壁掛著的壁畫還是那麼的富藝術感,橫樑位置的雕塑修飾沒有沾染半點塵埃;十座純白色牆身配以淺藍色玻璃的十層建築還是敬業的站著,無論看多少次,這種古典中帶點前衛的風格始終是我的最愛。

「咯咯咯……」我敲一敲門,向「住客」表示我準備進來了,然後便輸入密碼,這種智能門鎖其實我本人覺得挺難操作的,永遠也不知道如何唉醒它,只好靠運氣,幸好這次我運氣比較好,只試了三次便唉醒了它,所以能順利開門。

門一打開,便能感受到屋內的熱氣迎面向我襲來,這是密室的空氣經過多日被太陽蒸焗的結果,而這股熱氣亦正好表明單位已經「翻新」,看來大師兄真的已經處理好它了。

「既然係咁,今次就齋拍片算,不過應該點拍好呢?第一次有啲緊張。」我關上門,在單位踱步並自言自語。

這個開放式單位基本上一眼看完,除了洗手間有門外,其他都是恰如其分地放在應放的位置,沒有任何間隔牆;露台外面除了看到內園景,還會看到海景;而天台的風景……我忘記了這是頂層單位,有附設天台,天台樓梯不是在單位內,而是要由走火樓梯上去,這亦為二百呎多些少的斗室省下不少空間。

我離開單位,走入走火樓梯,往天台有一道上了鎖的門,幸好業主當初有留下鎖匙,所以能夠順利上天台觀摩。天台雖然只是一百七十多呎,但感覺比單位更大,景色更美麗,由於業主從未住過,想當然天台也沒有什麼擺設,但可以參考其他住戶的天台設計,除了必備的燒烤爐外,有的是私人高爾夫球練習場,有的是私人泳池,有的是露天茶座,設計各有特色,令人目不暇給。

「好,我已經諗到點拍條片。」說完便轉身離去,往單位走。

面對智能門鎖的刁難,我這次試了兩次便喚醒了它,順利輸入密碼,打開門,剛剛的熱氣不再,換來的是清涼的室温,果然有空氣流動就是好,關上門後,便拿出電話開始拍片。內容不外乎自我介紹、介紹單位以及天台,而過程當然不是很順利,忘記對白、說錯話、咬字不正、腦內一片空白……各種各樣的問題也出現,為一段不足四分鐘的片段NG了十數次,花了個多小時,總算完成人生第一條KOL,拍好後回鋪再做後期剪接便大功告成。

這一切一切,一直都是那麼簡單和順利,但原來暴風雨前夕,真的是會風平浪靜。

回到鋪後,我把三段片段合作一段,並完整播放一次,看看有沒有地方需要剪接或重新配音。奇怪的是,每當我經過洗手間時,便會有輕微的雜音,介紹洗手間時更是連續不斷。雖然聲音很小,接近聽不到,但作為完美主意者的我還是有點在意,於是我把這些有雜音的部份消音重配,奇怪的是雜音並沒有消失,我重複了數次,結果也是一樣。

「垃圾Apps,消音咁簡單都做唔到,廢嘅。」我當下第一個反應是怪責這剪片程式,的確我有點被它惹毛了。碰巧,此時大師兄Chris剛好回來,看到我正納悶,於是問︰「Charles,做咩發哂呆咁,唔識剪片呀?我教吓你。」

我搖搖頭,將整件事和盤托出,於是他便跟我一起研究,希望可以找到解決辦法。可是,他看完一次原片後,不斷重複的看我剛進門的那數秒,我有點不解,直接問道︰「大師兄,問題係啲雜音,唔係入屋哩幾秒喎,你做咩係咁睇哩幾秒?」看著滿頭問號的得,他只是不慍不火的吐出四個字︰「你睇真啲。」聽罷,我認真的跟他看這數秒鐘的片段,終於發現了點端倪,我望向Chris,他點了點頭,我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

在確定我發現到後,他便將片段直接跳到介紹洗手間的部份。他又要重複這十數秒的片段,直到我有所發覺。

「仔細啲聽,啲雜音每隔幾秒就重複一次,好有規律,好似不斷重複緊一句說話咁。」我總結出這點,Chris也點頭,但依然繼續循環播放這十數秒的片段,這意味著還有我未發現的東西隱藏在當中。

我金睛火眼的盯著電話屏幕,終於在重看了第四遍時發現到浴缸內轉瞬即逝的一團白煙,這團白煙可以清楚看到五官,大小有如一個成人,要說是巧合確實說不通,唯一的解釋就是單位依然有「住客」!我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當初我遇到過,Chris聲稱收服了的那一個。

「你聽到嘅所有雜音,都係嚟自於佢,而且都係講緊同一句說話,不過正常人係唔會聽得明,除非你死過一次。」Chris解釋。我聽到後顯露出失望的表情,而他見狀,便施施然的續說︰「你又話幫我。」

「吓?」我聽得莫名其妙,問道︰「我話過幫你啲咩呀大師兄?我唔記得嘅。」

「個『住客』講唔係我講。」Chris沒好氣的說︰「上次你自己招惹返嚟嘅蘇州屎。」

「但上次你唔係話收左佢喇咩,點解仲喺度?」我腦內有十萬個為什麼。

「我邊度收到,我都唔合格,唔似你一次就考到,我考普通牌都考七次。你嗰時新人純粹呃你啫,廢事你哋驚咗唔做哩行。」Chris坦白的笑著回答,我也不知道他這樣說是單純還是坦白。

「吓?等我仲一直咁內疚,原來佢無事,咁我要去幫返佢先得!」我興奮起來,因為終於可以兌現承諾,但同時,另一個問題在我腦海浮現,忍不住衝口而出問Chris︰「咁你上次點救返我?」

聽到這個問題後,Chris先是報以微笑,然後淡然的回答︰「嗰隻係『Studio』,見到人其實都驚,我同佢傾幾句講吓數,佢就放咗你。」

「你點同佢講數?你又知佢係『Studio』?你唔係話考唔到嘅咩,點解會知咁多?」我追問他,我相信這是他特地鋪設的伏筆,引我繼續問下去。

「雖然我考唔到啫,但我做咗咁耐,識咁多人,點都會會問到同偷到師嘅,加上我之前返大陸讀書嗰時自己揸車已經死過一次,所以見到溝通到,只係考唔到啫。」Chris依然輕描淡寫的帶過這話題,然後突然話鋒一轉,嚴厲的喝叱道︰「你要問嘅都問完之後,就到我講喇,你諗都唔好諗返去再幫個『住客』,你唔會幫到佢,只會無埋條命,唯一幫到佢嘅方法只有收咗佢再超渡!」

「我相信唔只得哩個方法,一定仲有其他!」我一意孤行,無視Chris的告誡,決意用這段時間所學來幫助它。

而這次拍的片,我沒有上載到公司的電腦,而是開了一個Youtube帳號公開發佈,更一度被大大小小靈異節目、頻道、專頁、愛好者轉發瘋傳,甚至經同事再傳到我的手上,他們紛紛猜測真正地址和單位在哪。

這個網絡熱話,除了Chris跟我外,無人有確切的答案,而我在發佈後亦已經立即不留痕跡的刪除了該片段,讓它只流傳在網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