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快車謀殺案

「Bravo!估唔到一個將死嘅人講幾句說話就令到成個局面扭轉,不過Sorry To Inform You,佢講嘅嘢完全係無稽之談。」藍光之下,小丑喇叭的嘴在動,說出令眾人心碎的事實︰「我哋舉辦遊戲咁耐,從來都係話一就一,話二就二,絕對無隱含條款同隱藏訊息,所以我哋話邊面贏就生存,絕對無花無假,無論最後幾多人都好,都一樣會畀你無穿無爛咁走返出去。」

傳媒這一澄清,Harry顯得十分激動,對著空氣大嚷︰「你咪撚再尻吹,我哋唔會信你,你都係想我哋繼續互相殘殺,留住啲觀眾先咁講。你哋咁大個藍集團,我哋呢班蟻民對你哋嚟講只係玩具,條命點會值錢?點會重視我哋?收皮喇,我哋唔會信你講嘢!」Harry的一席話,得到在場人士的和應。

「Well,我諗你哋對我哋有啲誤會,藍集團係點同我哋一啲關係都無,我哋從來無話過自己係藍集團,呢個只係你哋揾到嘅共通點,亦即係我一開始提到過嘅幕後黑手。至於我哋,只係遊戲舉辦者,收Order搞遊戲,藍集團個朵臭唔臭,I Don't Fucking Care,只要場遊戲順利完成到就得。順帶一提,今次遊戲我哋無放Spy入去,全部都係真參賽者。」傳媒繼續說,將嘉美臨死的發言一一推翻,亦令剛剛才團結一致的眾人又再動搖,此時他們需要的,正正是一個Leader。

「你以為咁樣尻噏幾句我哋就會信你?我哋都已經係經歷過生死嘅人,唔會再做你嘅傀儡,大家話啱唔啱?」這回合結束將會喪命的Vanlee站出來領導著各人,令各人有所依靠。

「Vanlee,你咁做係唔會改變到你即將要死嘅事實,Game Must Go On,上一Round你完唔到Game,今Round就到你自己完Game㗎喇。」傳媒一語道破Vanlee的詭計,令她滿面通紅,幸好各人都戴著眼罩看不到。

「照你咁講,即係只有跟足你規舉,贏咗隻Game先可以生存到,既然係咁,橫又死掂又死,我就跟足你個Rule去玩。」冷靜的朱Ling拋下這句話後,便認真思考著最終能獲勝的策略。

「睇嚟終於有人清醒,無再受矇騙,其餘嘅人,我唔再等喇,繼續遊戲。」傳媒說完後,便開始這回合的開場白︰「繼『七二一,唔見人』之後,童謠下一句就係『八三一,打死人』,無錯,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號,太子站發生PoPo無差別攻擊乘客事件,勇猛嘅PoPo無懼危險,衝入車廂用適當武力制伏疑似暴徒,但就連無辜乘客都受牽連,最終有七個人受傷送院,更有傳當中有人被打死,究竟有定無呢?無人知,但我知今Round PoPo就點都會有行動,令呢單『東方快車謀殺案』成真。」

「今次PoPo嘅英勇行為,竟然都有人口誅筆伐,實在係欺人太甚,究竟係邊個?柒婆,作為你嘅Last Round,今次會唔會揾到係邊個咁無心肝呢?臨落台之前交個靚助攻幫吓自己陣營都好,哈哈哈哈。」傳媒說完,Vanlee的眼罩便打開了。

無論平時裝扮得多硬朗,在死神面前,Vanlee終究還是一個小女人,依然會感到軟弱無能,她知道自己能苟活的時間不多,下一次能再看見光明的時間便是她的死期,所以她遲遲不作出選擇,希望能活多一秒得一秒。

「柒婆,人數少咗應該仲易揀㗎喎,無咩必要諗咁耐,就算畀你多幾秒時間,都唔會有轉機,你認命喇。」傳媒眼見Vanlee遲遲不作出選擇,於是催促道。

Vanlee知道不能再拖延,於是指向阿瑩,而傳媒亦很快的回應道︰「佢係中立撚。」

待Vanlee的眼罩閉上後,傳媒續說︰「柒婆完成咗佢任期入面最後一次嘅調查,佢嘅調查結果都好關鍵,唔知受千夫所指嘅一哥同PoPo今次會唔會揪到個謠言製造者出嚟呢?」

阿Tim和高軒的眼罩相繼打開,高軒此刻依然有一絲猶疑,到底應該讓自己活命,還是讓弱勢一群勝利?自己活命當然重要,但是要犧牲他人又實在是違背自己良心,在他心中名為惻隱之心的天使正和自私的魔鬼對戰,他無助的望向阿Tim,兩人對望了良久。

「我唔想犧牲人哋令自己生存,我過唔到自己嗰關。」高軒的眼神表示。

「低Q能,邊個會好似你咁樣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阿Tim的眼神回答。

「咁樣佢哋會好可憐,佢哋都無做錯嘢,只係揀卡嗰時揀唔中,咁就要死?仲要由我親手判佢哋死刑,我真係落唔到手。」高軒又再用眼神傳話。

「咪撚戇鳩喇!殺死佢哋嘅唔係你,而係個制度,佢哋入唔到個制度入面係佢哋嘅問題,係佢哋嘅命,係天意,你只係順天意而行。」阿Tim用凌厲的眼神震懾了高軒。

雖然沒有發聲,但眼神的溝通已經足夠阿Tim說服高軒。最終自私的魔鬼得到強大的援助,打敗了天使。高軒審時度勢,冷靜分析了餘下各人的身份︰「Harry係醫護係不容置辯的事實,而朱Ling同阿瑩究竟邊個係G鋒邊個係中立撚就真係搲爆頭,如果柒婆有畀提示就好。中立撚係邊個陣營唔清楚,但醫護同G鋒都仲可以抵擋一次傷害,要贏就要搏中立撚係藍營人,喺投票階段兩次同票先得。搏一鋪,隊Harry先。」高軒指向Harry,阿Tim也立即同意,然後他們的眼罩均關上。

「好,警隊作出咗行動,而家就到醫護。喺今次事件入面,雖然醫護都有到場,不過畀人搞到遲哂,令到傷者得唔到及時嘅救治。但今次好彩喇,醫護在場,可以即時施救,今次究竟要救邊個呢?」隨著傳媒的話音靜下,Harry的眼罩亦打開了。

Harry每次的選擇都是自己,每次都可以極速下決定,這次也沒有例外,眼罩也很快便關上。

「經過『八三一』一役,好彩醫護奮力搶救,所以無人命傷亡。但不幸嘅係,我哋尊敬嘅柒婆Vanlee因為武肺嘅關係,等唔切疫苗就同世界講拜拜。Vanlee,多謝你喺遊戲嘅付出,要永別喇。」傳媒說完後,Vanlee眼罩的針便無情地刺向她的頭,血流如注,頓時死亡。

「雖然今Round無人被殺又無人被告,不過討論時間都依然會有,十五分鐘時間,開始。」傳媒說完後,倒數亦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