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睡相真的很醜。頭短而圓大,額寬鼻扁,臉黑,毛髮枯黃粗糙,耳朵又尖又大,手長腳短,身上還長滿色斑,大而黃的牙齒,兩根犬齒尤甚。白天她都是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睡覺,咧開嘴流着唾液。

入夜後,她總喜歡發出令人毛骨悚然「哈哈哈哈」的笑聲,每次見到肉食和骨頭,她的臉上就會掛上一個恐怖的獰笑。
叫她做畜牲,這一點也不為過,而且她是一隻極其醜陋的食肉怪獸。她可以瘋狂地戰鬥,但絕不能忍受被對手打敗的恥辱。

一天夜裡,大家都睡着了,只有她未睡。她非常安靜的等待,直到,一個陌生的身影出現了。她的耳朵聽見陌生身影發出聲響,但她沒有叫。陌生的身影腳步很重,明顯是餓了好幾天,走路都力不從心。

陌生的身影停在樓梯下,凝神傾聽;她則一動不動,裝作死了一樣。

終於,陌生的身影抬起腳來,走上樓。

於是,她開始攻擊。她撲到陌生的身影的背上,抓住對方的肩膀,一次又一次地,她試圖咬住陌生身影的喉嚨,但對方都閃躲了。不過,她有一種偉大的本質——狡猾。

她靠本能作戰,但也能靠頭腦作戰。這一次她向前衝,假裝繼續用剛才那種咬喉嚨的老辦法,但突然低下頭,牙齒接近了對方的腿,以她聞名於世的地上最強咬合力,狠狠咬下去——

然後,摔碎玻璃器皿和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了出來,隨之而起的是痛苦的咆哮聲,還有她駭人的哈哈大笑……

***

他被樓下的巨響驚醒了。

一聲咆哮怒吼和幾下槍聲後,騷亂突然停止了。全家人吃驚的聚在二樓。開了燈後,大屋頓時燈火通明。接着,他拿着獵槍,小心翼翼的走下樓梯。一隻瘦弱的獅子躺在家具碎片的中央,頭上的一個大裂口,表明死因。

第二天早上,她興高采烈地叼着獅子的頭顱,在花園舉行勝利巡遊,並向其他鬣狗耀武揚威。

一年前的某個夜裡,還是小狗的她被媽媽遺棄於非洲草原的野生動物保護區,縱使她當時瘦弱不堪,在危機四伏的晚上,她還是哈哈哈地大叫,嘗試呼叫同伴。就憑藉這份生存意志,她被住在附近的動物學家發現並收養,自始成了他家中的寵兒。

[email protected]四筆將
http://i792.photobucket.com/albums/yy205/whitefang1234/DRAWING/lion head.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