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我拖著疲憊身軀來到準備打烊的麵店。

「一碗淨麵。」

老闆瞥了我一眼,不發一言,雙手來回忙著。

他的臉色不大好看,正如我剛才點菜時的語氣也不禮貌。

我知道兩者沒有關連,他板著臉並非因為我的不禮貌,我的不禮貌並非因為他板著臉。

火在燒,水在滾,麵在翻。心在跳,耳在聽,手在動。

各有前因,各有煩惱,毋須對號入座。

麵來了。

名副其實的淨麵。沒有湯汁,沒有調味料,沒有配料。

「有可能好吃嗎?」老闆的臉色依然玄青,聲調卻是淡然如水,不含惡意。

「我不需要它好吃。」我低頭吃麵,心裡希望老闆閉嘴。

也許老闆不知道該如何接話,僅是站在原地,默默看我將淨麵吃清光。

我掏出銀包取鈔票,老闆突然又開口:「你光顧這店不下百次,每次只點一碗淨麵。由於這種吃法太奇怪,我早在你光顧的第十次已然開始留意你。」

「有沒有甚麼特別發現?」我拿著鈔票的手沒有收回,定在空中伸向老闆。

「你從事服務業。」老闆有意無意地交叉雙手架在胸前,沒有接過鈔票。

「何以見得?」我的手不自覺退回來,想聽他說下去。

「每次你的臉色不大好看,語氣也不禮貌,就像一碗淨麵。」老闆毫不客氣。

「還以為服務業從業員都是笑臉迎人的!」我笑老闆過於主觀。

「你已然下班。」老闆眼神放軟,現出疲態:「累了,累得沒能假裝。」

「你想太多。」我假笑,再次將鈔票遞予老闆。

老闆點點頭,終於伸手接下鈔票,但沒有感謝我的惠顧。

我走出麵店,猶豫要不要繼續光顧這麵店——被看穿心思的感覺令我很不安、很難受。

心念電轉,靈光一閃,驀地抬頭。

算了吧。

難得遇到一個敢於對客人板著臉的人。

我也想成為這樣的人。

*****(完)

[email protected]https://www.facebook.com/天洛卡-1844883209067528
[email protected]https://www.instagram.com/tinokapencilbox/
[email protected]https://mewe.com/i/tinokapencil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