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天色微藍微紫。八旬老翁菲臘挽著機械僕人美琪的臂膀慢步走入主題公園,狀甚親暱,好比一對恩愛夫妻。半小時後,二人登上摩天輪八號車廂一刻,裝飾用霓虹燈剛好亮起,七色彩光梅花間竹閃爍著,奪目耀眼。

菲臘很高興,認為這是上天特意送他的祝福:「美琪,今天定有好事情發生!」

「何出此言呢,菲臘?」美琪凡事講求邏輯和理性,沒能理解菲臘話中因由。

菲臘的熱情瞬間減退大半。美琪鋼皮鋼骨,裡外不是人,卻擁有與亡妻同樣的名字,亦同樣暱稱他為「菲臘」。「直覺而已。我們靜靜看風景吧。」

「好的,菲臘。」美琪報以一個完美微笑。

無可否認,她的笑容很好看,但菲臘更愛亡妻那有缺陷的笑容——她的一隻門牙崩掉了,露出一個黑色大窿,可笑又可愛。

八號車廂停在高空,菲臘落寞倚窗遠眺,眼界盡處宛如亡妻靈魂的所在地。

他掛念她。她是個細心體貼的女人,擔心自己離世後菲臘會無人照顧,所以預先訂購機械僕人,將菲臘的喜好和生活習慣輸入資料庫。一切準備妥當,只待菲臘激活僕人時為它命名……

「菲臘,小心!」美琪突然高聲示警,飛身撲向菲臘。

菲臘尚未意識到危險時,整個人已然隨著鬆脫的窗玻璃往下墮。美琪及時一手捉住菲臘臂膀,一手抓著半鬆脫的車廂柵門,與菲臘於半空中搖搖欲墜。

菲臘看著玻璃掉落地面,粉碎滿地,害怕得心底直發毛:「美琪,快放手!不然你會跟我一起掉下去!」

「菲臘,不用害怕。我的資料已上傳至雲端,你日後只要帶著單據前往任何一間機械人售賣店,職員就會將資料下載至新機體,我就可以繼續為你服務。」美琪以冷靜平淡的語調簡介後續服務流程,清楚易明,但聽在菲臘耳內卻是萬分刺耳。

救援隊伍到場,一邊張開救生網,一邊調校機械臂的伸展角度,打算從正下方接過菲臘和美琪。奈何機械臂還沒準備妥當,車廂柵門已然脫落,二人隨之往下直墮。美琪不帶情緒,迅速反應過來,臨危將菲臘推至救生網範圍內。菲臘毫髮未傷,美琪則在網外跌個粉身碎骨。

菲臘不理旁人勸阻,衝到美琪身邊跪地痛哭流涕,彷彿面前的是相依相伴多年的亡妻。

美琪死了?菲臘霎時間分不清楚美琪到底死了沒。雖死猶生,雖生猶死,生死不適用於它。

「先生,不用難過。這款機械僕人售價相宜,不會花你很多金錢。」某位路過的老太太上前安慰菲臘。她指向身後的機械僕人——它擁有跟美琪如出一轍的外型和完美微笑。

「先生,我們是量產的,從不缺貨。」機械僕人模仿老太太的口吻,安慰菲臘。

菲臘傻眼愣住,理智和情感糾纏不清。

它的安慰說話表面情感滿滿,背後實則不含任何情感。如果硬要賦予這段說話一些情感,那情感亦只能是來自位置被動的菲臘。若他選擇相信機械僕人是有情感的,他就會對之投放情感,然後認為這段說話是飽含情感。

一切在於他一念之間……

「謝謝你的安慰。」菲臘倏忽心境澄明,拭走眼淚,展露笑容。

「無需客氣。每個『二零一三一四』都是為了服務人類而存在。」機械僕人對答體面,是輔助人類的上佳工具。

「謝謝你,二零一三一四。」菲臘對面前的它說,同時對身後的機械殘肢說。

*****(完)
*[email protected]https://www.instagram.com/tinokapencilbox/
*[email protected]https://www.facebook.com/天洛卡-1844883209067528
*[email protected]https://mewe.com/i/tinokapencil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