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重生?你講真?我真係有機會重生?」我緊張的捉著衪!

「冷靜D!無錯,我可以俾機會你重生,而且你仲可以去返十二年前,你同佢分手嘅果一日,重新嚟過!」

「我……真係有機會改寫一切?同埋……點解係我?」我冷靜下來想了一下,真的會這樣順利嗎?

「你的確有機會改寫一切,但係,重生唔係咁簡單嘅事!所以,你必需要遵守一D條件!」

「果然,我都知道唔會咁簡單!究竟係咩條件?」

「第一,發生咗嘅事,我係唔可以去改變,所以你重生嘅時候,你唔可以再係陳天翔,我將會俾另一個身份你!你將會以梁洛天嘅身份重生!」

「梁洛天?個名咁熟嘅?但你話唔可以去改變發生咗嘅事!咁我重生做梁洛天,呢個人嘅人生咪會因為我而轉變囉?」

「你果然好聰明!放心,梁洛天本身係唔存在嘅!你就當係打機嘅時候,中間加入咗一個新角色就得架啦!如果你決定重生,到時你就會知道梁洛天嘅背景同所有相關資料!」

「咁又有咩用?我始終都係傷害咗Christy!」我搖了搖頭,無奈地歎了口氣!

「有無用並唔係我去幫你決定,係你自己去決定!你要用呢個身份重生嘅話,你要做咩都好,我都唔會理你!只要你唔改變陳天翔同黃芷寧分手果一刻嘅事實,你鍾意做咩都得!你可以再傷害多佢一次、又或者去過一個新嘅,無黃芷寧嘅生活、又或者,用你嘅方法,用你新嘅身份,去補救返呢件事!」

「補救?補救……無錯,我可以補救!就算改變唔到分手嘅事實,我都可以補救!我要Christy忘記陳天翔,忘記傷痛!我……我想見返佢真正嘅笑容!」對,我是可以補救的!

「好!咁我繼續啦!第二個條件,就係你唔可以,亦都唔會再擁有返你以前嘅生活!即係話,你只會做返一個普通人!無權,無錢,無女人,打死一世工!總之你點做都好,你最多只能夠做到一個普通嘅白領!如果你嘗試賺超出我地控制範圍內嘅嘢,我地會令到你擁有,果D多餘嘅嘢,我會令到果D嘢自然流失!」

「普通人?無問題!我本來就係一個公屋仔,我無問題!」

「你曾經擁有一切,但依家乜都無晒,你真係忍受到?」

「可以!調返轉諗,我都曾經擁有過,我唔會再羡慕果D人!因為我明白到,世界上的確有D嘢,係比金錢名譽地位更加重要!」

「好!好!」神滿意地點了點頭,便繼續說。

「第三個條件,好重要,你一定要記住!就係唔可以透露任何關於轉生或者你就係陳天翔嘅訊息!雖然唔會有人信你,但只要你一透露,你就會永遠消失喺呢個世界上!仲會連累到陳天翔身邊,所有有關嘅人消失!」神嚴厲的警告我!

「消失喺呢個世界?好,我明白,我唔會透露任何嘢!」我本能地知道這是很可怕的後果。

「最後,今次嘅重生,你必需要做到一樣嘢,如果唔係,你將會體驗到再次失去佢嘅感受!呢樣嘢就係[email protected]#$%^&*!」

「吓?你講咩呀?」祂最後的那句說話,我完全不知道祂在說甚麼。

「我講多次啦,[email protected]#$%^&*,明唔明?」

「你唔係玩我卦?我真係聽唔到喎!」我明明看著祂的口部在動,但就是聽不到祂說甚麼。

「呀!係喎,呢一刻佢仲係諗住陳天翔而唔係梁洛天!唔緊要啦,最尾果個條件,就係你重生後必需做到嘅事!當達成條件後,你就自然會知道我頭先講咩架啦!」

「吓?咁都得?」

「得!有咩唔得?你咪當打機咁,有D隱藏要素囉!咁玩起嚟先有趣味架嘛!況且,你有十二年時間去完成呢個條件,都唔錯啦!我俾多個建議你,就係唔駛特登諗果句野究竟講咩!你只需要做返你要做嘅嘢,我相信你一定做到嘅!加油啦!你準備好未?」

「吓?我仲有嘢想問架,你都未答我點解會係我?點解會俾多次機會我?」

「呢層……你總有一日會明架!時間唔夠啦,你依家只需要答我,你想唔想用梁洛天嘅身份重生?」

我沒有一絲疑惑,點了點頭!

「咁好啦!最後提多你一樣嘢,你重生之後會出現一D記憶混亂嘅情況,唔會所有嘢都記得架!所以你跟住自己本能做就得架啦!我會守護住你地架啦!」

我感到自己的身體被一陣強大的吸力,強行吸進一個黑暗的空間中!
在這個空間裏,我感到自己不斷飛行著,速度異常的快,那種因高速而引起的風壓,把我弄得很不舒服,最後,我整個人失去了意識!

「先生!先生!你無事呀嘛?」我感到四周非常嘈吵,我在哪裏?

「你…..你係?呢度係邊度嚟?」我張開雙眼,看了看眼前一名穿著制服的女性,疑惑的說。

「呢度係香港文化中心嘅職員休息室,頭先你排排下隊買飛,突然之間成個人暈低咗!你仲有無事,駛唔駛幫你Call白車?」

「唔……唔駛,我無事!」我按著額頭,看著四周,感覺好像很陌生!

「咁就好啦,如果你無事嘅話,麻煩你喺度寫返個名同簽名,我地需要做返少少程序,確認返你肯定自己無事!」女職員解釋。

「哦……好呀,無問題!」我正想動手時,發現右手自動的動起來,不對,這不是我的名字,這個也不是我簽名!

「唔該晒!好,梁生,咁如果你無事嘅話,我帶你返出去大堂啦!」女職員禮貌的把我請離休息室。

在離開休息室途中,我詢問了今天旳日子,是十二月二十四日!

「今年應該係2004年,係咪呀?」我嘗試詢問。

「今年係2004年呀!梁生,你真係無事?真係唔駛幫你Call白車?」女職員大概奇怪我竟會問這種怪問題,所以用奇異的表情看著我。

「哦,無,無嘢呀!唔該晒你,我自己走得架啦!」我遠離了那女職員後,馬上跑到文化中心大堂!

「十一點半!仲有半個鐘!呢度係海傍,仆街,趕唔趕得切呢?」我馬上離開文化中心,向尖東方向走去!

「仆街,咁撚多人!唔該,唔該借借!唔該!」我實在不明白,為甚麼香港人就愛在這些日子走出來和別人擠在一起!

我拿出了手機:「十一點九!仲有三個字!」
我再次在人群中辛苦的穿插著!

這種人海裏加上警方實施了道路管制,本應十分鐘的路程,現在卻花了我三倍的時間!

「十一點五十六分!好,趕得切!」

我為甚麼這樣趕急?因為我記得,我……不,應該是陳天翔,就是在這天的零晨十二點,跟黃芷寧分手的!

我其實並不清楚為甚麼非要跑到現場,看自己再傷害Christy一次!
只是我的本能,在驅使著我行動!
我感到,我必需在今天見到Christy,我才有機會補救這件事!

隨著人群的歡呼聲,我知道十二點已經到來。
我加快了腳步,總算來到尖東海濱平台花園,趕得上這一幕!

「對唔住!我……一定會返嚟搵你!」

我看著眼前的陳天翔甩開黃芷寧雙手的這一幕,心裏不禁感到悲痛!
看著那無情的自己,從她身邊離開,頭也不回,仿佛沒有一絲留戀!

而Christy雙手掩面,半蹲在地上痛哭!
此刻的我,真的想上前抱著她、安慰她!

但,此刻的我,不是陳天翔,而是梁洛天!
對Christy來說,此刻的我,甚麼也不是……

我就這樣跑上前,肯定會嚇跑她……
那麼,我應該怎樣做呢?
我不顧後果的跑來這裏,卻只能站在一旁看著她!

而平台上的情侶,也因為剛才那一幕,開始在竊竊私語。
而Christy也好像察覺到其他人在談論著她,只見她深呼給了一口氣後,便抬起頭來!

她看來是強行把眼淚都止住了,只見她想站起來,卻因為半蹲時間太長,導致雙腳發麻,由半蹲的姿勢變成坐在地上!

坐在地上後,不知道是感到羞人還是分手所致,她又開始哭起來!
其他人則繼續竊竊私語,有些情侶好像想幫忙,但又不好意思走到她身邊!

到了此刻,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我走到她身旁,伸出右手,希望把她拉起來!

「小姐,你無事呀嘛?」走近點看著Christy,只見她哭成淚人般,以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大慨是奇怪為甚麼我會靠近她。

「我……我無事!」她看來對我有所戒備,看著我的手沒有任何動作!

我收回了右手,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包紙巾!
「我叫Henry,呢度有包紙巾,你唔介意就拎去用啦!」我向她遞上了一包紙巾。

她接過了紙巾,稍微抹掉了臉上的眼淚,然後嘗試站起來!
但她好像有點起力,站不起來。

「你唔介意嘅話,不如我幫你?」我再次伸出右手,只見她猶豫了一會,便把右手伸向我!

「唔……唔該晒你!」她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跟我道謝!

「唔……唔駛客氣!」作為一個陌生人,真的有點尷尬,不知道應對她說甚麼!

「咁……咁我走先啦!」她轉身慢慢慢的準備離開,我看著她的背影,實在很想上前安慰她。

「哎吔!好痛!」她突然叫了一聲,然後看見她的鞋跟好像斷掉了,還有點扭傷的樣子!

「小姐,你無事呀嘛?」我跑上前說。

「無……我諗無事卦!哎吔!」她勉力向前走,但看來她腳真的很痛!

「你唔介意,不如我送你去附近的士站,或者搵個地方坐下先!」我提議。

「咁……咁……唔好意思,麻煩你啦!但我唔知附近有咩餐廳……」

「唔緊要,交俾我啦!」

我扶著她,來到附近一家咖啡店!

「你坐下先,你駛唔駛飲嘢?」我問。

「我唔駛啦,唔好意思呀,麻煩到你!」

「你休息吓先!我去買杯嘢飲!」

在我買飲品期間,只見Christy脫下了高踭鞋來查看傷勢!
我隱約看到她的腳祼位置鍾了起來!

「呀……小姐,唔知你鍾唔鍾意飲朱古力,我幫你要咗杯熱朱古力!另外呢度有D冰,你敷下會好D!」我把一杯冰和口袋裏的手帕給她。

「呀,係喎,我叫Christy!唔該晒你呀,我俾返錢你啦!」她正想拿錢給我,卻被我制止了!

「唔……唔駛啦!你快D敷下隻腳先啦!」

「咁……咁好啦!呀,好痛,不過好舒服!」她用手帕把冰給包起來,再敷在腳上!

然後我們相對無言,感覺十分尷尬!

「咦?點解你唔飲嘅?你……唔鍾意飲朱古力?」她明明最愛的便是熱朱古力了!

「吓?唔係,我係鍾意飲!不過……我今日唔係太想飲者……」她說話時,眼裏好像泛起了淚光!

「哦……咁呀……咦,係呢,頭先……係咪發生咗D事?」我希望能繼續話題!

「頭先……」糟了,她又開始哭起來了!

我稍為安慰她,然後慢慢的跟她聊起天來!
她簡單地交待了她剛剛和男朋友分手了,而我也乘勢告訴她,我也剛剛和女朋友分手了,所以沒有辨法放任Christy不顧!
然後,她稍為好了點後,便先離開了!

我們雖然沒有留下任何聯絡,也沒有很深入的了解對方。
但這短暫的夜晚,已經為日後的相遇埋下了伏線!

之後的三年,我不斷的製造了很多的偶遇,而且,由於我現在的工作,經常需要聛請攝影師,所以每次有甚麼活動,我也會利用這個藉口找Christy!

而由於我對Christy的喜好十分清楚,所以我很快便和Christy變得熟稔起來!

只是,每次和她說話,我都發現她的笑容裏,帶著一絲的寂寞,我知道,這並不是她真正的笑容!

而在這三年期間,我經常有意無意間,把一些我認為可以信任,又有能力的男性帶到Christy身邊!
這便是我想到的補救方法,替Christy找到一個合她心意的人,重新給她一段全新而又美好的關係,讓她能打從心底笑出來!

可惜的是,所有對象,別說約會,連和她溝通的機會都找不到,久而久之,我也開始灰心了!
我明白,在她心裏,仍然惦掛著那個我,那個背棄了她信任的陳天翔!

我知道,再這樣下去,根本幫助不了Christy,所以在一次工作後,我單刀直入跟她說。

「Christy,你係咪仲未忘記,當日同你分手果個男人?」

她沉默了,臉上泛起了痛苦的表情,想不到,三年過去,陳天翔仍在她心裏,而且還持續影響著她!

「Henry,咁你呢?你又可以忘記當日分手嘅果個女人咩?」想不到,當日見面時,我以她為藍本,而編出來的故事,她竟然還記得。

「我?我放低咗佢啦!我依家過得好開心!」不對,我從沒有放下你。

「係咩?但係我從來無見過你追女仔喎!同埋,我見到你嘅時候,就好似照鏡一樣,見到我自己!果種失望而又惦掛的表情,跟我的是一模一樣!可能就係因為咁,我先會同你愈嚟愈熟!」這樣可不行,我可不要她帶著陳天翔這個陰影一輩子!

「Christy!你講得啱,我未放低個女仔!但至少我知道,咁樣落去唔係辨法,唔放低佢嘅話,我地呢世都唔會再有進步!我地一齊去面對佢啦!」我搭著她的肩膊說。

「面對?咁……應該點做?」Christy像被我嚇了一跳!

「我地將所有嘅回憶都拎出嚟面對佢啦!簡單講就係將所有佢同你做過嘅嘢,再做多次!我相信咁樣之後,你先可以向前邁進!」

Christy被我的發言嚇了一跳,她低頭沉思了一會後,便微笑地點了點頭!

然後,我將想法實行,一邊跟她去以往的回憶之地,將所有嘅回憶再做一次!
當中最頭痛的,便是Christy也堅持要我忘記過去,所以我也不斷創造出和虛構的那個她的各種回憶!

經過了兩年的努力,感覺Christy真的比以往開朗了!
而接下來的一個月,我跟公司請了一個長假期,為了幫助她把一個最大的回憶給消去!

「Henry,你真係陪我去台灣?」還在讀大學時,Christy跟陳天翔曾去了台灣一個月,那次是以Backpacker的形式去的,一來是為了省錢,二來是為了生活體驗!

「係呀,我講過要幫你忘記佢架嘛!放心啦,我D假多到用唔晒!」

之後,我和Christy到了台灣,我才發現到,其實開心真的未必需要用錢來堆砌,簡單的遊歷已足夠開心!
但當然,最大的原因,是陪在你身邊的,是你喜歡的人,那一切都會變得美好!

而在旅程的最後一天,跟當年一樣,我們預約了同一間民宿!

「Henry,多謝你!」

「傻嘅咩,有咩好多謝!我當嚟旅行Ja嘛!」

「經過埋今次,我諗我已經可以放低佢!」

「真係架?咁就好啦!咁你就可以重新出發啦!」聽到她這樣說,我真心的替她高興,只是,心裏又莫名的起了一絲寂寞!

「所以我先要多謝你!咁你呢,又忘記佢未呀?」

「我?啱啱忘記埋啦!」

「點解咁突然嘅?」

「因為......我頭先偷偷地睇咗佢Facebook,知道佢都重新出發,我心底都認為,咁樣係最好嘅!」對,Christy能忘掉陳天翔,這是最好的了!

「咁我地兩個咪都可以重新出發囉?好嘢,飲杯!」

這晚,我和Christy喝了很多,談了很久!
為這最後一晚而高興著!
而我,亦準備在這一晚後,慢慢的從Christy身邊離開,她已忘掉了陳天翔!
她的世界,並不需要多一個梁洛天存在,離開她才是最好的選擇。

夜幕低垂,在我們睡覺的期間,我突然清醒了!
我看著窗外的月亮,很漂亮,真的很漂亮,能和Christy渡過最後一夜,也算是幸褔的結局吧!

我背後傳來Christy的聲音。
「Henry,你係咪醒咗呀?」

我不敢回答,我現在只希望Christy得以重生!
突然,我感到自己的腰部,被Christy抱著,而且抱得十分的緊!

「Henry,我地都忘記咗曾經對我地係好重要嘅人,可以重新出發!但係,呢一切都係因為你喺我身邊!你……唔會好似果個人咁,喺我面前消失架啊?」

她的話音剛落,我感到她在我背後顫抖著,她是在哭嗎?
我轉過身來看著她:「Christy,你做咩喊呀?無事呀嘛?」

她搖了搖頭,仍然哭著說:「你係咪之後打算離開我?」

「你講咩呀,點解你會咁諗?」我隨便敷衍了事!

「你唔好呃我……我知……我知你都打算離開我……」她哭得更厲害了,這是女人的直覺嗎?

「唔係呀Christy,我唔係打算離開你!」我很想抱緊她,但……我不知道自己有否這個資格!

「真係咁咩?唔知點解,由第一日見到你開始,我就覺得你同佢好似!似到一個地步,無論語氣,小動作,飲食習慣,都同佢好似!而你今晚,亦都俾到當日,佢同我分手果陣嘅果種感覺!我就知道,你會離開我!」

「Christy……」我已不知道應該說些甚麼了!

如果,我以梁洛天的身份,去代替陳天翔,這……可能嗎?
我有信心能給她幸褔嗎?我有資格去給她幸褔嗎?

我稍為推開了Christy:「Christy,我……」

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她的唇已貼上了我的唇!
這觸感,是Christy!
這體溫,是Christy!
這香味,是Christy!

我不知道這吻維持了多久?
但當我倆的唇分開後,換來的,是更強烈的吻!
這夜,跟當年一樣,我和Christy發生了關係!

之後回到香港,我和她拍了一年拖後,便結婚了!
兩年後,她和我的愛情結晶品出世了!
我們三人,就這樣住著普通的房子,過著普通的生活,十分開心!

只是,偶爾我會發現,Christy有意無意間,也會提起重生前的我 ── 陳天翔!
在她心裏某處,仍然殘留著那個我,雖然只是很少部份,但她沒有完全忘記!

而我也沒有放在心上,因為不管是陳天翔還是梁洛天,不論哪個也是我!
所以我沒有太過在意,只是開心的過活著!

而神曾經提到過的任務,我早已拋諸腦後,忘得一乾二淨了!
但想不到,在我們最高興的時間,竟發生了這件事!

就在迎來2016年的12月24日,我竟然忘掉了這可惡的日子!
這天,Christy由於接了一個工作,故晚上才可以一起慶祝!
她在完成了工作後,她趕快的坐上了車子,希望盡快跟我們會合!

可是,亦因為這樣,她發生了交通意外!
我趕到醫院時,發現她已在深切治療部裏!
我帶著兒子,趕到來醫院!

「醫生,我係佢老公!我想問佢情況係點?」

「可以做嘅我地都做咗,接落嚟,就要睇佢嘅生存意志啦!」

我跪在地上痛哭著!我不明白,為甚麼神要給我一個重生機會,但又要再一次奪走我的希望!

「陳天翔!呀,唔係……應該係梁洛天先啱!」一把熟悉的聲音在我面前出現,我抬頭一看,那全身白色的打扮,是神!

「係你?太好啦!求下你快D救返Christy啦!」我跪在地上對他說。

「你會唔會太貪心呀,我已經俾咗機會你重生,你依家又想救埋佢?」神不滿地說。

「咁……咁……咁係你俾機會我重生架嘛!你依家又將我嘅嘢拎走,咁做又有咩意義?我生存仲有咩意義?」我抱頭痛哭。

「唉,你冷靜D先啦!你知唔知點解當初你會有機會重生?」我搖了搖頭。

「當初,係因為黃芷寧,佢就算遇到車禍,瀕臨死亡,你知唔知佢當時係諗住D咩?」

「佢……佢唔通係……」我恍然大悟!

「無錯,同你諗嘅一樣,佢所有嘅思緒都係關於你!佢當時強烈嘅思念,引起咗我嘅興趣!我當時俾咗個機會佢,我將陳天翔,亦即係當時嘅你情況,話咗俾佢知!我要佢選擇,係俾機會你重生,定係佢自己復活!當時佢毫不猶豫揀咗俾你重生!於是我就去咗俾呢個重生嘅機會你!」

「點解……點解佢要咁傻?」

「而當日我俾你最後嘅任務,就係將佢心目中嘅陳天翔徹底消滅!呢個就係所謂隱藏任務,你覺得你有無完成到?」

「呢……呢層……」老實說,我實在不敢說她已完全忘掉陳天翔!

「答唔出?其實……原本你做到嘅話,我就可以無條件救返佢!只係……依家咁嘅情況……」

「求下你!你一定要救返佢!」

「我講過啦,如果你係達成條件,我自然會救返佢,但係依家……」

「我願意用我條命救返佢!同埋……同埋佢心入面仲有陳天翔嘅話,我希望你復活埋佢,等佢地可以喺返埋一齊!」我打斷了衪的說話,誠懇地說。

「你……真係願意為佢而犧牲自己?」神有點驚訝地說。

「係……既然我以梁洛天嘅身份同佢喺埋一齊,但都取代唔到陳天翔,咁陳天翔喺佢心目中的確係無可取替!我相信,如果佢地喺返埋一齊,佢地會有更好嘅結果!」這樣說其實有點奇怪,畢竟兩個也是我來的,但……沒有關係了!總之Christy幸福就好!

「你真係諗清楚?」神再確定我的意志,我沒有一絲猶豫,肯定的點頭!

「咁我跟返規則去做啦!」神用拐杖在地上敲了三下,我便昏倒了!

「梁生!梁生!你無事呀嘛?」這對白怎麼這樣熟悉?

我睜開雙眼,一個穿著白袍的護士看著我!

「咦?呢度咩地方?點解我喺度嘅?我無死到咩?」我驚訝地問。

「呢度係醫院,啱啱你係深切治療部暈咗,我地扶咗你嚟休息!」

「咁……我老婆呢?佢無事呀嘛?佢唔可以有事架!」我激動地說,難道神沒有遵守諾言?

「梁太佢……」我不待她說完,便馬上跑離了休息室,向深切治療部跑去,正想推門進去時,卻被職員阻止了!

「先生,你唔可以隨便入去架!先生你再係咁,我地就報警架啦!」

「我老婆喺入面,你俾我見佢啦!老婆!老婆呀!」我擺脫不了他們,只好跪在地上痛哭!

「老公,你係度做咩呀?」一把熟悉而又溫暖的聲音傳來,是Christy,只見她雖然坐在輪椅上,但身體看來沒有問題。

「老婆!阿仔!點解……點解會咁嘅?」我帶著淚水高興地笑著!

「阿仔你去同姑娘度先啦,媽咪同爸爸有D嘢講!」

「老婆!老婆!」我衝上前抱著她不放。

「你冷靜D先!我無事呀!我無事呀!」她拍了拍我的背,安慰我說。

「但係你對腳……你放心,我會永遠照顧你!」我堅定地說。

「我對腳無事呀,輪椅係因為我太虛弱,所以先要用Ja!估唔到你變咗個普通白領,都仲係咁傻!」

「吓?你……你講咩呀?」我不會是聽錯了吧?

「我話,我估唔到自己會俾你追到兩次,仲要兩次都係全心全意咁鍾意咗你!」

「點解你會……」

「其實頭先我發咗個夢,夢入面有個白衣伯伯,佢同我講咗好多嘢!唔係,應該係所有嘢!之後佢就同我講返,今次輪到你想犧牲自己去救我!跟住佢就話我地兩個麻鬼煩,一早拋開心入面嘅迷惑,根本就可以係埋一齊!所以佢話唔想再修改D咩過去,就俾我地兩個都復活喎!同埋,佢仲話,如果唔係我地兩個都有犧牲嘅精神,係唔會引發到呢個奇跡!」

「咁……咁即係……」

「咁即係話,我地全部都無事,可以開心咁過聖誕啦!」

我緊抱著她不放!
「我愛你!我唔會再俾機會你離開我!」

故事來到這裏,可算是完結了!
那麼,陳天翔最後怎樣呢?
我和Christy再查證後,發現根本沒有陳天翔這個人!

究竟,是因為記憶混亂,我們才發了這場夢?
還是說,這真的是聖誕節引發的奇蹟呢?

不管怎樣,我和Christy能夠幸褔快樂的生活下去,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雖然沒有金錢、沒有地位、沒有奢華的生活!
但……我相信,快樂不需要過多的東西或用金錢去堆砌!
而只需要一顆真心,便能享受到最快樂的事情了!

聖誕雖然已經過去,但快樂卻是一輩子的!
祝願大家都有個順順利利,美滿快樂的將來!

想睇筆者嘅其它作品,歡迎到筆者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insidemyheart2015/

其它長篇故事,可於紙言收看:https://www.shikoto.com/author/18352/心層次.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