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人坐在餐室獨自享受著小食和咖啡, 看著書。突然, 我發現在對面剛坐下不久的一對女子總是瞪眼朝向我方。初時我也不太為意, 但後來她們委實盯得太久, 令我開始感到不安。

心忖:「為何她們總是看著我, 我有什麼問題嗎? 我在看書而已, 雖然…只是…獨個兒, 但是也沒有什麼問題吧!」

數分鐘過去, 她們仍是不時朝向我方望著, 有些時候, 還嫣然一笑。

我又心忖:「或許是我長得俊俏, 所以她們二人才將我打量得如斯切底, 看完又看望過不停? 她們想識我吧!」驟然心中暗喜之餘也開始嘗試以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回禮。

可惜, 她們對我數次有禮的笑容也沒什反應, 視若無睹。而且, 她們開始耳語大笑。

我又再次心忖:「你們是在取笑我麼? 請不要這樣吧! 你們這樣絮語大笑引發起我的自卑感, 令我極度無助。」會否我臉上有什麼污物而影響了儀容? 或是我的頭髮亂了。我嘗試拿起紙巾擦擦嘴角, 希望拭去所有污物, 再用手指輕撥頭髮以整理一頓。

在整理頭髮的一殺, 我突然發現在我背後玻璃窗外有一視象螢光幕, 原來我背後有著一個視象螢光幕我卻慒然不知。現在, 我才恍然大悟知什麼一會事。此時令我聯想數天前發生的另一件事。

我至電某銀行的客戶服務熱線, 要求他們括免收取年費, 這是每年例行的必定動作。電話接通後的對話如下…..

我: 我想括免今年的年費。

接線生: 請問先生怎稱呼?

我: 畢

接線生: 請問畢先生, 身份証首四個數字及個人出身曰子

我: XXXX, XXXX

接線生: 請問畢先生有沒有電話密碼?

我: 758426

接線生: 畢先生是不用告知我你個人私人電話密碼的。

我語塞, 心忖:「 X# [email protected] !!」

接線生: 畢先生, 我現在會轉駁到電話話音系統, 只要畢先生輸入電話密碼便可以。請放心, 若然畢先生擔心的話, 稍後會替畢先生重設電話密碼, 讓畢先生重新設定電話密碼。

有時我們太快以主觀的角度對事情作判決, 其實接線生根本沒有要求我講出電話密碼, 他只是查詢我「有沒有」電話密碼, 但我卻很快便以我的角度認為他問我交出電話密碼作下一步的程序。同樣地, 兩女子根本不是凝視著我, 她們只是向我的方向望過來, 我卻煞有介事的自以為是。

先放下主觀角度, 再以客觀角度慢慢地用心聆聽和觀察事情, 這樣我們才能真正瞭解到事情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