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守護著落花的流水
是長流細水 永不止息
存在的意義 只是一次負著沉重背包的旅行
遇見親人朋友 今生有緣擦肩而過
就送給他們運氣與滋養
我沒有理會自己 那好像永不磨滅的傷痛
到底有多深 多廣 多痛 多久
反正早已痛得令人麻木
我卻誓要發光發熱 燃亮夕陽西下的青春
擁抱如煙似霧的夢想與信念
最終定意要振翅飛翔
我很清楚 這是自己所選擇的角式

有些時候 我竭盡所能
一些時候 我奮不顧身

就如士兵在衝鋒陷陣
我力有不逮 就錯失了機會
我努力向上 高峰卻攀不上
休息 機會 嘗試 失敗
然後迴旋重複
這種宿命叫作天意弄人
像既定的路程 走進死胡同
跌倒了 其實感到十分痛楚
卻假裝 不叫身邊的人痛心
誰知道 夜半睡著的我
偷偷盈淚轉身

要爭氣 証明自己不是一個荒誕的笑話
高與低 得與失 雖是無法避忌
但憑著志氣真理 學會不易放棄

即使我不完美 仍是偏愛做個 真正勇敢的自己
成大器 無悔創造傳奇
孤獨一人過活 要是還挺不出堅強
難道要把軟弱 保留到下個世紀

驕陽似火 今天我踏著滑板在沖浪
風高浪急 卻沒有太多的考慮與害怕
因為我根本不能選擇害怕
就順著勢頭 沖過去
那怕七呎巨浪
快意快意 竟然跳到雲端
浪花的白 和厚雲的白 一起交纏著
在半空中翻騰 剎那我又重遇
那些還飛翔著的夢
是我要的幸福

銘悠
27/4/2006 初版
3/5/2016 修訂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