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一年
如火燒的夏季 間中摻雜著幾道清風
我們拿著結他 站在高高的山嶺上
快樂地放聲歌唱 渾然忘我
琴音在哼 和弦在振
掌聲笑聲 響徹山野
雖有你相伴 我卻心中無人

是那一年
在寧靜的咖啡座
你偏愛坐在一個角落
散發出一股哀愁
咖啡座的音箱 傳來藍調一陣陣
在你的身傍 我來陪坐 
著迷聽著你說話的音韻
沉迷聽著你對生命的唉哼
我不自住地墮入你悲哀的氣氛
那個他在暴風雨車禍中喪生

你獨自一人 每天守候
等待他對你的呼喚
那個黃昏 依舊沒有回音
他始終沒有到臨

是那一年
你流著兩行眼淚
只能回味北海道小樽之旅
在昏黃街燈下的蹓躂
沐浴於淡淡的薰衣草香
在你的瞳孔裏綻放濃得化不開的紫藍
思念在河邊與木橋與他溫馨的抱擁
始終記掛著他每晚臨睡前的親吻
在你面前我試著憐憫
你雖傷感 卻回絕了我的美意
我得不到你的心
你目中根本無人
對他的步近仍心存僥倖

事隔十年

沒有奇蹟發生
只有悲劇降臨
你決絕地離去
把哀傷遺留在那堆血泊之中
我在你的墳前唉哼
在黑白灰中隱約看見你的懸念
望著你微微淺笑的碑照
在靜默中透視你的解脫
想到每個孤寂的夜晚
北風與枯葉在你的音容面前此起彼落
誰不嘆息 誰不唏噓 誰不傷感 
誰可忍心不掉下眼淚
今天我帶著和弦到臨
為你奏出 一闕琴音
慰藉你的亡魂

銘悠
27/3/2016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