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淚水流入北極的冰河
冰河就是憂鬱者的家鄉
北極光是我怪異的夢迴
平凡的我 踏過奇異的旅程

穿過冰河是海洋
穿過海洋是不可知的遠方
站在甲板上的我
向著新的方向 揚帆出海

輕閉雙眼 任由午後溫暖的陽光
灑落在我的臉上
準備遠走他方

是誰 在不停猶疑
是誰 還困在以往
午夜 可否不再孤獨
深夜 可否不再憂傷
我心卻要再次

無懼啟航

風會有吹的方向
海也會奏起樂章
想知道我的雙腿
船泊岸後 是否會再次奔走
一次又一次
就算路沒有盡頭
也不停留 也不回頭
向著高處 脈搏奔流

銘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