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個傻子,由發瘋了」我聽着他們一人一句的叫我傻子,心裏禁不住有一種不滿。在別人口中的傻子,其實只是在裝着的人。我假裝着小孩子,對世界"充耳不聞",每天像小孩般發傻。其實心裏一早知道這一切,只是選擇逃避,選擇"掩耳盜鈴"。
         世界每天發生着太多事,俄烏之戰,疫情,香港的改變,都足以令我失去能力,每天感受着那份迷惘,那跟一個傻子又有何分別。我在這世界當一個傻子才是正常,因為世界根本都已經瘋狂。而且這顛倒的世界,盡力正常的才是真正的傻。加上傻子也只是跟"正常"不同,傻又有何關係,而且又有甚麼錯,為何要收到指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