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晨光並不像平常一樣落在我的身上。
因為,今天的我,已經沒有了早晨。

我的時間,就只能一直停留在那殘忍的一時零二分。

淚光,並沒有改變殘忍的事實。
冷冷的語句、心坎的責疚,卻好像刺刀不斷地在脆弱的心房中鑽開。

沉鬱,是凝視著那未被讀取的短訊。
雙眼通紅、雙唇緊閉,但卻只能強制把所有的思緒都關上。

三時正,回到我們認識的過去,追憶那刻骨銘心的事,重遊那屬於我們的主題樂園。
但我,卻沒有打擾的膽量。

四時三十三分,手機燈光閃亮。
夢中人來得幸運,因為終於得到了妳的回覆。
赫然夢醒,卻發現一切只是幻象。

五時十七分,沒有晨光的天空放亮。
但妳的最後軌跡,卻仍是停留在那樣的一時零二分。

欲哭無淚,剩下的只有那個,已經失去了靈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