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甘我明白,就跳到2025年6月11日。」
我抄出懷錶調時間,「咪住等等,呢日咪就係雞蛋花事件發生前個日?」雞蛋花事件,2025年6月12日,有個重度昏迷兼被性侵既女仔被發現躺卧係雞蛋花樹下,後來唔知點解引發雞蛋花學運,搞到韶華糖廠主題酒店差黠夭拆,我自然記憶猶新。「個女仔叫Kristina,係我 best friend」
「所以你要撥亂返正?甘就好啦個時差d搞到韶國要出禁軍,好彩恒心實業先保得住閻酒店。」
「恒心實業?」「啊有咩特別?」林太笑住搖頭:「無。」
「好事事不宜遲,你返去係17:00搭開往筲箕灣既地鐵,抬頭見到一朵雞蛋花跳起撞住就係。」

「雞蛋花?」
「信物隨機姐。」

---------------------------林太視角----------------------------------------------
我叫Rose, 現加依足指示,係17:00搭開往筲箕灣既地鐵,總算返到去。

現加係2025年6月11日10:00, 係呢日1730 Kristina就失蹤,第二日就…我馬上打俾Kristina,約佢今日出街。今次返到原點,自然不會再容詳有風雲色變一刻。

「喂KK今日我見HANA出佐新一個系列,係雞蛋花系列,你之愛,快d出黎啦!」
「但係我今日…」
「Objection呢個係best friend要求。」我唔會容許再失去你。

之後成日我同佢係糖黏豆,行到天仁茗茶佢先話:「Sor啊Rose我醒起頭先重未幫八達通增值,你去買飲,我陣間會合你。」
「好」趁呢個空檔我借住當時依舊女朋友既身份,同Jack 吹水。自從呢一齊我地已經係don’t talk anymore

「兩杯珍珠奶茶。」「唔該…等等依加幾點?」「1530啊」

咪住我豈不是等佐足足15分鐘, Kristina重未返?就算係增值, 唔可能如此之久。我急忙提住飲品去Seven,結果小小既Seven一眼望盡

唔見Kristina…

保持冷靜,Rose「你地見過呢個女仔?」「有啊,佢拿起一包薯片諗住買時, 有個男人行過,佢就跟住男人走啊。」「甘佢似唔似被迫跟人走?」「黏線加!你覺得係呢到有可能捉走佢?」甘又係,熙來人往。

突然,我全身一抖,今次唔會又係傻佬?!「唔好意思,我想問問你, 個男人係咪戴頂墨綠色漁夫帽加件黑色衛衣?」「係啊喂你又知甘你地識加啦!」

識加啦
識加啦!

正正因為Kristina識傻佬所以…不論係之前定現加,先俾傻佬捉走!唔可以俾佢入學校!
我傳訊息俾傻佬:「阿Lu KK 今日佢之前約去 MoonBar飲杯,Jack同林景仰都去,1800,記得唔好甩底!」
「啊…啊好好好!」我隨即打去999,我已經係訊息加tracker哇,傻佬你今次,唔可以逃之夭夭啦!

「Rose你唔好再扯頭髮, 警方已經查緊!」
「都係我, 唔夠謹慎, 所以. .. 先搞到甘。」已經係2130, 點解…重未搵到Kristina,岩岩警察先話連tracker都失效!林景仰倒係鎮定:「可能佢自己行開佐姐。」我忍唔住出聲,站起身:「我知你想點,就算你唔like key佢,你把口可以甘毒咩?」

Jack恐怕從未見過我甘既畫風「Rose發生佐咩事?」
「我怕…用人借此事…劍指…{學生公約}。」
今次論到林景仰站起身:「你講咩?」

未到大家反應,警方終於有消息,「梁芷凝小姐,Kristina倒卧係雞蛋花樹下,重度昏迷,有被性侵既跡象。」

又係係雞蛋花樹下。

跳轉前 2025年5月26日
Kristina: 「好煩囉條Hi Hi成日wts我, 已讀都無用!」
Rose:「唔好甘話傻佬啦。」
Kristina: 「今日重要俾我捉到跟蹤我,死變態!」
Rose:「唔係,你多心姐!」
然後,就係Kristina下身上,發現傻佬既….

我下意識同警察講:「一定係傻佬做,你地快d去捉佢!」四周的人馬上投來奇怪的目光,「你如何判斷係傻佬做?」Jack問。我當然唔可以告訴佢Kristina下確實有上傻佬既精子…

「當然唔清楚,不過Kristina失蹤前跟住男人走佐,個男人戴頂墨綠色漁夫帽加件黑色衛衣,同傻佬今朝衣著一樣。」
林景仰頓時點頭:「甘睇佢真係好有嫌疑,你話佐俾警察未?」
自然話佐,但願未俾佢入佐學校裹面

「特別新聞報導,特別新聞報導!」我地馬上急步走向沙發坐低「據警方消息所指,大學姦傷案疑犯羅大佬逃入香然城大學,因應{學生公約},警方未能入去拘捕疑犯。」
我站起來:「我早就話係佢,Jack你快d聯絡學生會幹事們!叫佢地一定要盡力搵出傻佬!」
「你唔好話俾我聽你諗住交出傻佬?疑點利益歸於被告!」

「Jack我知你有讀law既執著,但你仔細諗吓:一個無辜乒女孩被毁清白,兇手逍遙法外皆因{學生公約}」
「你意思係呢件事人為?」林景仰問
「唔係!」我答「係有人借黎過橋!呢個公約其實有唔少敵人但佢係自佔中以來學生們最後保命符!」
「甘都唔可以交出傻佬!」
「如果交出佢可以免大家於危險又保住公約,我在所不惜!」
Jack頓時無言,林景仰話:「學生利益係最重要,萬一唔係佢?Rose我知你一心為Kristina但你都唔可以甘。」
Jack直接轉身唔理我,我嘗試拉住Jack:「Jack你聽我……」

「特別新聞報道,特別新聞報道!政府宣佈, 因應大學姦傷案,行政會議現正草議{學生公約}緊急修訂案」

好啊我最想避既, 此終都發生佐 :)
-----------------------------------------------------------------------------------------------------------------「Jack難得你今日day off 不如去MoonBar飲杯?」
「好。:)」
我同Jack肩並肩行,佢檀香既氣味充滿住我鼻,今我安心,我地已經好久好久無甘平靜同佢一齊行。就算外面橫風橫雨,但願你我依舊澄明。

「Rose上星期我地學生會已經發起過一星期罷課,俱願政府依舊將修訂案擺上立法會議程。」
我知,唔好再浪費時間講la
「遊行罷課二百萬人出黎都可以無動於衷!」
甘又可以點?反抗唔到就享受la
「無辦法,和理非搞唔掂唯有勇武!」
「唔好啊!」我話
Jack面開始黑面:「頭先我咩講你都唔理,一話勇武你就出聲,你係咪想個修訂案過?」
「當然唔係!但郁手郁腳就唔好!」
「你自己都知, 已經和理非佐成個星期都無濟於事!」
佢再細聲:「我地諗好佐,聽日衝立法會。」
「吓!唔可以!就傷人流血,件事重更加不可收拾!」我再話「佔中之後再有衝擊都徙勞無功,徒添撕碎!你要睇重有無咩方法…」
「你話呢?重有方法?我地發瘋都係迫出黎!!!」
大家都望住我地
「Jack呢d野…」
「你想講唔重要啊,甘我地搵回先再去MoonBar」

望住佢背影
又搞到甘

如果你可以選擇回到過去,係咪可以杜絕痛苦既根源?

我唔知,但我想起:只可跳轉一次,否則後果自負。電話顯示:香然城大學學生會會長宣布今晚將聯同其餘七大發起罷課,以示對{學生公約}緊急修訂案抗議。圖片中顯示大列列既---學生公約!勢死守護!

雞蛋花學運已經拉起序幕,如果再浪費時間,今次跳轉就真係白果!我扭身,去搵傻佬!

我漫無目的行,竟然個tracker有反應,係carteen 地下室。我係去到, 但無權限係入唔到!唔理先行佐入去!點知更令人驚嘆,傻佬企佐係地下室門前。

「你入黎先,我同你解釋清楚。」傻佬罕有吐字清晰「好。」

「話你知,我真係無搞過Kristina。」
「唔好講笑你之前先…」
「之前先係甘追住Kristina,但真係等於我上佐佢?」
「但…但係佢跟佐個男人走,個男人就係同你同一款衫?」
「甘你見到個男人真容?」OK u win

「係我毫不知情, 直到有人話俾我聽我會因為件衫出事,跟住你send message 我就知出佐事。後來佢叫我走入香大,remove 佐個 tracker, 入去地下室避難。可惜入佐黎我再搵個位兄台,佢已經已讀不回。

所以我再開番tracker,我要出番去。」

難道呢一切並唔係真相?
「傻佬俾你同個位兄台既聊天完錄睇睇。」「好。」

我從來沒想過,原本林景仰先係一切既始作俑者。我wts問佢係邊,佢話係Moon Bar
「在那等我,別走!」
「好。」
我再看手機:據昨日消息指,警方向衝擊立法會既示威者施放催淚煙,及後因應未能成功驅散示威者
...警方發射出布袋彈...
點解都係避唔到?!點解一開始唔聽我講!
唔好再有人受傷,真係唔好啦!
然後
我刷ig見到堂然幾隻大字
前線醫護人員證實,一名青年男子中彈,已喪失左眼視力
#factchecked
#還眼
唔會掛?無咗隻眼窩?可能又係假新聞
咪住個男人甘熟口面?
佢咪就係...Jack?!

Jack聽我電話!我邊跑Moon Bar邊狂打call,全部一陣陣盲音就轉入留音。 聽我電話,快d啊!!!

我唔信你有事,你亦都唔可以再出事

終於去到Moon Bar

「林景仰!」
他淡定甘望住我:「你終於黎到。」
「唔好再扮嘢!林景仰!一齊都係你既陰謀!」
「你又知?」

我大喊:「係你,揾人著同傻佬同款衫令大家誤會KK被拐走;係你,串通KK,做成KK被侵犯假象,係你,借Jack既手將學生推向萬劫不復既深淵,從而獲利!」

嘩然四起

「點可能?佢不嬲都好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佢唔會甘賤格!」
「係咪有人想屈佢?」
「絕對唔係,確有此事」

大家望向傳出聲音既門口,企係到就係Kristina

今次我想通咗一齊。跳轉前爆出雞蛋花學運,大家集中火力攻擊政總警署,死傷無數依舊不得要領。林景仰就以領導失敗為由罷免學生會會長Jack,然後成功繼任。任內成功推動校董會改革,令當中會員多為恒心集團員工。反對派再無回天之力。後來嫁入林家,我先知道,林家先係恒心集團主心骨。


「原來一齊都係林景仰同Kristina既陰謀。」Jack訓係張病床呆咗

「好彩我最後都諗到加上Kristina好彩醒到---精子都可以造假,我都哭笑不得。」

「Rose」

「唔?」

「我知今次隻眼...」

「我知你擔心我又阻你!」我拍拍Jack肩頭「兄弟爬山,各自努力LA!」

政治,其實從來都無我諗得甘純粹,因利而聚;因利而散(正正因為林景仰令Kristina,佢先會反骨)不過但求有人有d信念,如黑暗中有點光,永遠都會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