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穆蘭,為咗救我阿媽而黎咗呢到做管家。所謂管家,不過係打雜。你睇我咪又係到抹公仔,又話好容易就有人幫襯,結果轉咗三個鐘都未見有第二個客,呢到一個鐘就代表一個月,它甘究竟我幾時先儲到100個懷錶?!

「做人唔好甘碎碎念啦!個邊d公仔重未清潔好!」
「係啦煩死啦!」
「你睇你成日黑口黑面之前點run間酒店啊?」科先生又日常吐嘈
「要你管!」
好彩今日終於唔駛無無謂謂吵一場。隨著車門打開我•終•於•見•到•我•第•二•個•客!人生何之喜悅!佢戴著頂棕色貝雷帽+一副黑超+件碎花白襯衫+條海軍藍針織長裙,一躍而現既仙氣女神。我都叫閱女無數,尚算鎮定開場白:「歡迎光臨科氏力秒回車廂,你想做咩既跳轉?」

她只係拿出一個平安符:「佢叫我揾科先生」
「啊我係,有咩可以幫到你?」靚女叫你就閃甘快,狗公!
「係甘,我想跳去2014年10月1日揾一個人。」佢一除黑超,我激動到捉住佢隻手:「原來你係天使大大!」
天使大大 25歲 天秤座 2025年最紅既YouTuber 自小已經代言各類產品,只要佢推,個個必然前呼後應 帶貨成功率絕對既100%
份人熱情大方 重熱心公益 係宣明會其中一個代言人
「你要揾邊個?小使節(粉絲應援名)一定全力以赴!」
佢握著我既手:「多謝你啊!邊稱呼你?」
「小蘭!」
「小蘭,其實我要揾一個人,佢係我失智既哥哥,佢就係個日車禍死咗...」
「但係佢陪陰魂不散?」科先生插口
「請你唔好甘話我哥哥」我頓時瞪著科先生一下「媽媽夜夜夢見佢鬼魂心有不安,所以...我想返去帶哥哥返地府投胎。」
我雙手捉著天使大大:「我一定會幫你!」
科先生:「甘好你就陪佢跳轉。呢到係跳轉原則,你先睇睇我有d嘢想同穆蘭講。」講完就拉我走

「科先生我係想幫手但跳轉唔係只許一人做?」
「係就係,但今次涉及到揾鬼魂,多個人安全d,呢到係探魂燈,一照就揾到失蹤鬼魂,呢本係尋魂手冊,有咩唔明就check,最後...」佢壓低聲,悄悄塞我一顆檸檬糖「你既信物,緊急先好食,可以带你返來。知道嗎?」
「知la!」

2014年9月31日 1701 開往筲箕灣既車廂
我意外的看著天使大大:「唔係去找你哥哥?要搵你哥鬼魂,係要去車禍現場,你去筲箕灣無用架!」 天使大大一點都不著急:「我要先去我家。拿些東西。」 一走進門,牆色竟是大大最討厭的白色,入眼便是一幅合家照,卻只有三人,「大大為何無你?」大大倒係唔尷尬;「那是我還未出生時照的,我哥不是一開始失智,倒是從小有遺傳病,後來我父母發現可以以基因工程做一個完全健康的小孩去治哥哥的病,我便出生了。」

「那挺不公平啊!你的出生全為了你哥!」

「沒關係!能救哥哥我願意」啊! 天使大大總是如此善良!我跟著天使大大走入了她的房間,裏面便是整潔有序的書櫃,我扭頭問:「我可以看嗎?」「可以你就看看等會我找好東西我們便走了。」「好」 我隨手拿起一本past paper,夾住了大大作答既題目 邊個DSEr未試過同試卷對愁眠!不過大大條條都答得好,好似一擊就中,咪住先!點解d答案都甘官腔?!邊到見過? 係啦!就好似從marking scheme 直接倒模出來!再勁再勤力都無可能...答到甘標準 「我已揾到!」我速速放回past paper,但見大大隻手腕有個紙片人印記,好眼熟,咪同佢身上平安符既圖案一樣?! 不過都係我望得太明顯,大大巧妙蓋住手腕:「我已經揾到,走啦」「你揾咩?」「係一個鬼魂熟悉既信物,要帶返佢除咗袋重要有信物?」
原來信物係一支雙生花釵。「真架?真係帶走鬼魂既程序?」「係啊我地先揾地方過夜等聽日就可以帶哥哥走。」

大大主動話租間房過夜,同女神共一室,我簡直爽死!趁佢check in 個時,我實在有d唔放心,攞本尋魂手冊睇吓

睇吓先

「…如果要帶走停留係世上既鬼魂…係無需凡人做係一個叫鬼速隊既地府組織既工作。帶唔走原因只有三個:此魂並未亡故、此魂被人扣押及此魂受屈…」

吓但大大哥哥已經死咗,大大話會都係揾唔到佢哥哥莫非車禍另有隱情?

「…若言要揾返呢類稱之『迷失』既鬼魂就要帶上探魂燈同熟悉既信物先可以帶走…」

唔怪之得大大一直要攞住個探魂燈,又要信物

大大好可能知道,佢哥既死,唔係純屬意外!我要去提佢!
「咦唔好意思頭先有位著住件碎花白襯衫加條海軍藍針織長裙既女仔係到登記?」
「啊你係佢同房?呢個係你地房卡,佢頭先話有事出一出去。」

死火!我要揾佢,如果唔係佢好可能有危險!

好彩,我係地上見到有條紅線,沿著走越耐越感受到探魂燈既氣息,又返番大大屋企--原來大大係佢哥哥間房

大大,其實.. .
----------------------------------------------
我不停向後退,手緊握住顆糖,我成個人都僵硬咗

呢個,真係我識既天使大大?

我見住,佢正攞起張被,要蓋住佢哥哥既頭

「大大...你係咪搞錯咗d咩...」
「無!我要殺佢!」
大大既笑已失去光采:「你以為得你一個有尋魂手冊?只係想唔到你係個理智粉。」

唔係未亡故、唔係被人扣押、係受屈!

「你一開始上世就策劃車禍車禍想令你哥消失,點知一家人心入面重有佢,所以你就跳轉
再殺你哥!」

佢笑得越發冰冷
「好人死之前要做明白鬼,甘你,可以去死啦。」
第一個好彩,係我揾到大大,揭穿一切
第二個好彩,雖然係賤佬科令我中招,但無佢顆糖,我依加已經唔可以再安坐同佢廢話

「所以阿賤啊唔係科先生你一早估到唔對路?」
「自然,唔係就唔會俾顆糖你。」
「啊你好意思甘講--我差d命都無!你點賠啊!」
「放心,我已經揾咗人幫你追討。」

眼前又嚟咗兩個人,一個著個一身紅衣;另一個就著住一套神社侍奉服,腰間就掛住個印有纸片人圖案既平安符。我即刻捉住佢,「就係你,一手教大大壞方法,先令佢對自己哥哥下毒手。」

佢只係默默抽出手:「你只會見到你想見,我不必多言。」
科先生出聲:「穆蘭,唔好亂講!佢係神社女孩,叫素幽!另一個叫土里!」
著住紅衫既土里倒係笑住話:「我地鬼速隊唔係手尾隊,唔好次次出事就揾我地。」
「唔敢煩你,鬼速隊大隊長,只係個探魂燈你我都需要!」
「放心!科先生!就知你小小野唔可以keep好,我早就用紅線連住個探魂燈。」
紅線?
眾人只係掛住傾點處理件事,倒無人見到我有異樣既表情,素幽笑住話:「科生你又添咗人地亂窩」
科先生冷笑:「唔係你介紹過來點會出事。」
素幽聲調提高咗:「原來有錯係我!」
點解空氣之中竟然飄住一陣奸情味我望住土里,佢早已反白眼,「好啦你地重想要個探魂燈,就幫吓我手。」
賤佬科個面已經非一般黑:「係啦行啦土里。」
「吓唔係土里揾咪得?」「穆蘭同學我自己都有私事要辦加!」我托托手:「放心你無人煩你走啦」

土里同科先生走咗之後,我望住素幽,越望就越唔順眼,一定係昵個仆街帶壞天使大大!:「係你誘使天使大大同你做咗交易令佢可以精準知道人地需要。」

「甘你又知?」
本身都唔覺大大既帶貨能力甘準有問題但自從見過大大既past paper我就隱約感到,呢種能力,其實係一種超能力:「係你帶壞大大先搞到佢今時今日既田地!」
素幽倚住椅背:「呢D的確係我做既壞事,但我要話你知,你既天使大大係自願既。」
「無 ...」
「無咩可能?!麻煩你用番正常模式諗,你生下來只為救人,救完就連最基本既關心都無,你真係可以波瀾不驚咩?」

----------------------素幽時角------------------
我一開始見佢,佢係著住一件碎花白襯衫加條海軍藍針織長裙,重束住兩條辨子,我開玩笑:「你睇落去咪又係一個學生妹…」
佢只係冷冷吐出一句:「幫我整傻我阿哥,我要奪舍」
原來佢有一個資優生哥哥,但身患重病。「好地地重咩要甘玩殘你阿哥?」「無佢,我就無責任;無佢我就自由」

啊同類人,困死於自己所謂既使命。我幫你

後來我先知,正正因為佢阿哥,佢先降生以救佢阿哥。不過呢次奪走佢哥既智商,係真為自己定其他人,我比佢更清楚。

於是佢依我所言,騙咗佢哥來神社但我支開佢準備下手,佢阿哥哥竟然話:「我怕痛,你快D攞走啦」
佢知咗
但佢話:「我係欠咗阿妹佢攞我無話好講。」
原來你有個甘好既哥哥

然後,天使大大都係得唔到心之所想「今次我就要斬草除根,我要呢個家只剩下我呢個優秀既女兒,令爸爸媽媽既眼只留係我身!」

好啊要得到自己想要,有事就要不擇手段

可惜佢用一支雙生花釵誘使阿哥衝出行人路撿,騙得過佢父母,但騙唔過天地。佢阿哥係受屈之魂,自然停留於空間。
見係一場客人,我決定揾土里幫手,捉番佢阿哥,度化佢,免得佢父母日日心中只有佢。
「唔係被困,佢係自願留低」我聽土里甘講重驚
土里話,天使大大既哥,係自殺

「天使大大既哥忍夠痛苦既病,就算失智,都知妹妹對佢早已恨之入骨,所以乾脆去死。」

Wait甘自殺既人自然魂飛魄散,天使大大無必要動手,亦唔會得手,但我突然諗到d野:「土里佢有無話恨過父母?」
「咦又有...」
「係局,哥哥先係玩死阿妹!」
就係明知父母心中只有自己,妹妹一心只要父母,呢個阿哥
偏偏要解脱之餘,亦要各人不逐願
「好似話當初為咗爭家産,明知個仔先天不足都唔去落咗去。」

再可惜,天使大大已經跳轉咗

「你就唔俾人地兄妹情深咩?」我早已紅咗一對眼
素幽話:「係你太天真啦,呢D痛苦,本來就無解。」

無解
我諗起自己d嘢

「睇怕科先生今次要出去好耐...」
「其實,你同佢中間係咪有咩...」
「誤會?你活呢?」

我今次無講嘢,只係茫然看住支雙生花釵,好耐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