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美雙手捧著彩雲送她的芝士蛋糕,露出喜悅的神情,跟著便一口咬了下去,笑瞇瞇地道:「好味道啊!」彩雲對美美笑了一笑。

二人坐在所居住的某舊區唐樓的後樓梯上,促膝而談。看著燈光下美美瘦削的臉,彩雲不禁一陣心酸,便想,美美大概很久沒有吃過好東西,怪可憐的。

美美不用五分鐘便把整個蛋糕吞了下去,便對彩雲道:「姐姐,我問你一個冷笑話問題。『菠蘿』是黃色的,那有甚麼『蘿』是綠色?」

彩雲想了一想,便回答:「未熟的菠蘿?」

美美道:「嘻嘻,都說是冷笑話問題,當然沒這麼合情理。」

彩雲裝出哀求的表情:「美美,不如你告訴姐姐吧。」

美美做了一個鬼臉,道:「綠色的『蘿』,就是Keroro啊。」

彩雲在腦中整理出Keroro的樣子,噗哧一笑道:「這個冷笑話問題很有趣啊,你自己想出來的嗎?」

美美道:「不是啊,是我班上的同學流傳的。我聽了很多有趣問題,而且全部記錄在我的筆記本上,打算以後出一本冷笑話集。」

彩雲想了一想,便道:「如果你喜歡蒐集冷笑話問題,我明天上班向同事打聽一下,我相信她們平日八八卦卦,一定知道不少的。」

美美興奮地道:「好啊!謝謝你!」

彩雲看一看手錶,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便道:「美美,很晚了,該要回家了,不要令媽咪擔心。」

美美她突然彈了起來,伸出右手尾指,說:「姐姐,你明晚這個時間來找我啊,我想聽你的冷笑話。」

彩雲緩緩站起來,伸出左手尾指,勾著美美右手尾指,道:「一言為定。」說吧,二人勾著手指,走到美美所居住單位的門口。美美輕輕推開門,進入屋內。她看著屋內的母親,輕喚了一聲:「媽媽。」

她的母親目光呆滯,沒有理會,看著窗外出了神。彩雲向屋內的美美作了一個「拜拜」的手勢,便回到自己家中。

彩雲的父親多年前已經離世。因為她不喜歡後來搬入同住的後父和新的兄弟姊妹,所以一到十八歲,便獨個兒在外頭居住。

而住在隔壁只有十歲的美美,她爸爸幾個月前因工業意外離世,自此便與母親相依為命。她母親因為受不了喪夫之痛,終日心神恍惚,不上班,不做飯,總是看著窗外出神。

彩雲覺得美美跟她的身世有點相似,所以對她特別愛護,有時候更約她到後樓梯聊天,或者教她做功課。

第二天,彩雲從同事口中聽了不少冷笑話,不過真正有趣而不黃色的卻聊聊可數。

到了晚上,美美已經坐在後樓梯上等候彩雲,手中拿著封面印有Keroro圖案的筆記本。彩雲一看美美的筆記本,便道:「好可愛啊。」美美笑嘻嘻地說:「是祖母送給我的,這就是我的冷笑話集。」

彩雲一看內頁,密密麻麻、東歪西倒地寫了很多冷笑話問題與答案。美美遞上一支鉛筆,說:「姐姐,寫下你的問題吧。」

彩雲尷尬地笑,心想:「我今天的確是打聽了一些問題,不過內容太過兒童不宜了。難道跟美美說,隆左右乳房需要一萬元手術費,但隆一邊乳房只需三千元,因為『一波三折』」嗎?」

彩雲猶豫了一會,在筆記本上寫下一個比較正經的問題:為什麼人死後身體會變冰涼呢?

美美一看,狐疑地問:「這真的是冷笑話?我不是想蒐集醫學常識題啊。」

彩雲道:「這真是冷笑話,沒有騙你的。」

突然,樓梯下傳來高跟鞋的聲音,由遠而近。當聲音慢慢接近,原來那高跟鞋的主人是美美的媽媽。彩雲禮貌地道:「伯母您好。」

美美的媽媽依然是那個頹喪的樣子,沒有回應彩雲,便硬拉著美美返回屋內。彩雲看到美美的媽媽手上拿著從菜市場帶來的蔬菜和肉食,心下納悶:「很久沒有看見伯母買菜了,為何她今天晚上要親自下廚?」彩雲沒有再想下去,便返回屋內。

第二天晚上,當彩雲下班回家,看到大批醫護人員及警察聚集在美美的單位,七手八腳地搜集證據。原來美美的母親傷心至精神崩潰,昨晚在飯菜中混入老鼠藥,毒殺美美後再自殺。

彩雲心中十分悲傷,整晚都睡得不好,躺在床上,雙眼看著天花板,浮現美美及她母親的樣子。倏地,一陣寒意鑽入彩雲的身體,而在耳邊重複響起一把小女孩的聲音:為什麼人死後身體會變冰涼呢?

彩雲從床上彈了起來,失聲道:「誰啊?是美美嗎?」彩雲一看屋內,竟是空無一人。她額上冷汗流進眼中,便欲伸手在床頭拈一張紙巾抹拭。突然,一隻冰冷的手從床下伸出,抓住彩雲的正欲取紙巾的手。

此時,彩雲嚇得她魂不附體,驚呼了一聲,才發覺自己還是好端端的躺著,沒有異樣──原來只是做夢。

而這場噩夢,之後每一晚都纏擾著她,更可怕的是她不論在上班、吃飯、坐車,耳際都聽同到一條問題:為什麼人死後身體會變冰涼呢?

有一晚,彩雲回家時,有一個老婆婆在美美家門拜祭。彩雲道:「您好,我是美美的鄰居,我叫彩雲,請問您是美美的……」

老婆婆回答道:「我是她祖母。美美有向我提起過你,說你經常教她功課。美美認識你真好。」

彩雲誠懇地道:「不用客氣。」

老婆婆道:「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彩雲道:「幫甚麼忙呢?」

婆婆道:「進去屋內再說吧。」說吧恭敬地邀請彩雲進入屋內。彩雲赫然發現餐桌上美美的筆記本。

婆婆道:「美美跟我說,她還沒有聽到彩雲姐姐的答案,心中很不舒服。」彩雲猛然想起,原來美美掛念著答案,所以無時無刻都在自己耳邊,喋喋不休地想問個明白。

彩雲馬上翻開筆記本,找到「為什麼人死後身體會變冰涼呢?」的那一頁,便寫上了答案:因為心靜自然涼。

婆婆看了一看,會心微笑,便輕輕拍了拍彩雲的手,道:「謝謝你啊。」彩雲只覺婆婆的手十分冰冷,冷得彷彿冰箱中的凍肉一樣。彩雲怔了一怔,道:「婆婆,你的手為何如此冰冷?」

婆婆隨手執起美美的筆記本,緩緩步向門口,突然轉身對彩雲笑道:「心靜自然涼嘛。」此時,彩雲看見門外有一個中年婦人,牽著一個約莫十歲的小女孩。婆婆把筆記本交了給女孩,女孩笑得很燦爛,伸出右手尾指,向空中勾了一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