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童時期的往事,現在想來,記憶總是很模糊的,很多事都忘了,腦海只剩下零碎的片段。唯獨有一件事,到現在還是印象十分深刻的,連事件的一些細節,都一一記得。

應該是六歲那年的初夏,我在德愛幼稚園畢業了,畢業禮的當天,發生了一件小意外。當天學校有簡單的慶祝會,有得玩亦有得食。散會後,我開開心心的還把吃剩的糖果帶回家。回到家裏,我的嘴裏仍是含著一大粒糖;就在這時,我看見哥哥在飲汽水,我雙眼都即時發光了,因為小時候物質條件不是那麼好,不是常常都可以喝汽水的,於是我就向哥哥嚷著也要喝一口汽水;哥哥很愛護我,也就讓我喝一口;我含著飲管,因貪心的緣故,拼命大口大口地吸吮著;我竟然忘記了口中仍含著一粒糖,大口的汽水把糖果直沖到喉嚨去卡住了哽著,不上也不落,我本能地咳起來,希望將糖吐出,可是它偏偏就是卡住不動。哥哥看見我狀甚辛苦的樣子,都不知如何是好。

我們在客廳叫嚷起來,驚動了在廚房煮飯的媽媽,媽媽走出來看我們,知道我被粒糖哽住喉嚨,呼吸都有困難,媽媽就急起來,要帶我去看醫生。當時媽媽立即將我背上,很快就衝到街上;然後就走到對面街的醫務所去找鄧醫生,鄧醫生是平常替我們診病的醫生,媽媽想向他求助。一路上她都不斷安慰我,叫我不用驚怕,說很快會沒事的。

到了診所,媽媽就把情況告知護士,當時的我很清醒的,沒有哭,只是感到很辛苦及不舒服。可是鄧醫生說診所沒有合適的儀器和工具幫我,建議我們還是快去醫院會好些。於是媽媽就帶著我離開診所,乘坐的士趕快去就近醫院的急症室求助。

到了醫院,醫護人員替我照了X光片及做了些簡單的檢查,發覺粒糖仍是卡住在喉嚨中動彈不得,可幸的是沒有塞住氣管,情況不算嚴重,醫生要我留院觀察,就叫我坐下來休息。媽媽陪著我,緊緊地捉住我雙手,對我說著安慰的話,又用手輕輕拍打著我的背,希望能幫助我把那粒糖吐出來。那時候,我卻很安靜的,沒有哭,可能年紀還小,不知道危險。我靜靜的坐著,不斷地在吞著自己的口水,希望可以把那粒糖吞下去。一會兒後,忽然之間,那粒糖突然自己終於滑過了喉嚨,真的被我吞下去了,如此,我就完全輕鬆解脫了,立即大聲對媽媽說:「媽媽,我沒事了,粒糖吞下去了!」
原來糖在口中慢慢溶化,體積縮小了,就可順著潤滑的口水,吞下喉嚨去呢!就是這樣,我和媽媽都虛驚一場,醫生說沒事了,可以回家休息。

「新仔,拖著我的手,我們回家去。」媽對我說。於是,我們就坐車平安地回家去了。


今早我陪媽媽到醫院覆診時,正坐著等候,我又再想起這件兒時的往事,自己就笑了出來。媽媽問我笑什麼,我就告訴她這件往事。

「媽,你還記得這件事麼?」我問她。
「有這麼一件事嗎?好像是,又不大記得了,哈哈。」她笑著回答我。

我握著她的手,沉默了片刻。然後我就對她說:「媽,小時候我生病,你就勞心勞力背住我去看醫生,如今你老了,你生病,就輪到我,拖著你的手帶你去看醫生!」是的,如今和媽媽出街,我多數都拖著她的手走路,免得她跌倒,也怕街上有些粗蠻的人會撞倒她。

離婚後,我跟媽媽轉眼就同住了十年,在屯門住了五年,然後搬到沙田,又住了五年。媽媽真的老了,她今年85歲,我看著她一年比一年老,近年身體也開始多了毛病,需要多看醫生;因我比較空閒,又與她同住,所以多數都是我陪她去看醫生。

看著她一天比一天衰老,頭髮少了、白了,臉容蒼老了,瘦了,皺紋多了,記性差了,表達能力減退了,病痛多了,吃藥多了,氣力少了,身心苦了。

和當年背著我走去醫院的那個她,早已經是兩個不同的人。

「媽,讓我拖你!」

拖著媽媽的手在醫院範圍走著走著,她搖搖頭對我說:「醫院這麼大,轉來轉去,左拐右拐的,我來了那麼多次,仍是認不了路,若不是有你陪著我來,我真不知如何是好!」

「是啊,醫院這裏對你來說是個迷宮,人多,房間也多;但不用怕,只要我陪著你,就不會迷路!」我們又坐下來,在醫院的藥房等攞藥。

「媽,下星期三你終於都可以做白內障手術了,你害怕嗎?」我問她。

「怕甚麼?我才不會怕,又不是第一次做,六年前都做過了一次,都應該沒什麼可怕的。」她氣定神閒的回答。

「那就好了,無論如何,我都會陪著你,再次順利渡過這次挑戰,求天主祝福你像上次一樣,手術順利又成功!」

「好好,但願如此!」

六年前,是一樣的手術,也是我在她身旁扶助她康復。六年後的今天,同樣的事情又將會發生,只是地方不同、心境不同、信仰不同,她信了天主。她說,自己老事已高,人生已沒甚麼奢求,唯一的心願是想看到乖孫們結婚,那一個孫結婚沒所謂,都是好事。所以,雙眼視力要保持良好,才可以「看到」。

「媽老了,要你照顧我,如果有一日阿媽要坐輪椅,你會推我嗎?」她突然向我這麼一問。

「會,當然會,我還是嬰孩的時候,坐嬰兒車時你推我。如果你老了要坐輪椅,那換我推你,又有何不可呢?媽,還是別說這些了,一切自有天主的安排!」我輕輕擁了她一下,她詳和地笑著。

其實我心裏流著淚在想:很多年以前,老爸走得太突然,攔不住、救不了。今天,我不會再輕易地讓歷史重演。媽,我會盡力維護妳的福祉,每次帶妳到醫院來,定必竭力接妳回家去!媽,我這生人,感謝有你,做我的慈母;能夠和你成為母子,是福氣,也是緣份;或許我們前世五百次的擦身而過,就是為了成就今世我們命中註定有默契的相遇,生命與生命重疊,沒有遲,也沒有早,剛剛好;能做到互相依靠,互相扶持。

我們就像一場春雨,滋潤了乾涸的泥土,泥土吸收了水分,就變成一片翠綠,長滿了青草!

銘悠
19/11/2018